林詠琛《共生》

《共生》讀後感徵文活動得獎作品。

《共生》是一個充滿懸念,引人入勝的故事:聽琴竭盡心力,治療精神分裂的沈流霜,反過來被她牽著鼻子走,走進三年以來一直不敢涉足的過去,接受治療的,竟然就是她自己。

三年以來,聽琴悔恨於不懂處理自己的懦弱,亦遺憾不懂挽救因此變得畸形脆弱的夫妻情。一直無法釋懷的她,亟需一個說法去抒發心中鬱結,於是具象化的「平行世界」將她和阿凜拯救出深淵。

多重世界論裡的「平行世界」是書中提及一個非常迷人的概念,原來「每一個被捨棄了的人生抉擇,都沒有被捨棄,仍然與我們共生」。在多重世界論中,每個不同的世界與現今眾生存在的世界平行發展,彷彿為千千萬萬個做錯決定而懊悔終生的眾生提供思想上的萬靈藥:一時做錯決定不要緊,因為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會完成沒有選擇的路。從全宇宙的視界來看,每個人所得的不多也不少。

人的一生中處處都是抉擇,可以是自己意志的選擇,或是命運為人所選擇,可惜往往到最後才知道是對還是錯。人愈大,選擇錯誤的悔恨與遺憾只會愈來愈多,耿耿於懷的,就會像聽琴一樣走不出深谷,無法自顧。

筆者相信多重世界論是一個形而上的觀念過於科學理論。雖然多重世界論能放鬆世人對選擇與改變的執著,但亦不要盲目相信,知道為何採納觀念才是重要。相信多重世界論卻從不反省,不停重蹈覆轍而從平行世界苦苦追尋另一個(或許)比現在更幸福的自己,是捉錯用神,徒增困擾。

人能夠妥善處理自己對遺憾與悔恨、過去與現在的觀念,已經可以活得自在。儘管阿凜的人生觀是向前望,永遠不回頭,聽琴所受的創傷卻使她滯留在過去。她未能康復,是因為仍未處理好過去的傷痕。原來人不能一古腦兒向前衝,撇下過去未還的債不管,要完滿結束,才能挺起胸腔直視未來,她做得到,才是復原的關鍵。解鈴還須繫鈴人,搬出多重世界論,其實是逼使她面對自己的藥引。

當戲劇治療完結後,沈流霜將多重世界論遺留給自己扮演的角色,聽琴亦以為這個觀念不過是台詞,戲完了,彷彿不應該再傻傻的繼續相信。

為甚麼不?在信念的層面並沒有對與錯,只要自己誠心相信,能令自己心安理得,可以解釋人生中科學不能解釋的事情,何需在意這是不是一個已被世人肯定的科學定理?最重要的是可以心靈健康的繼續活下去。

佳段選錄
P. 202
無論走到哪兒,無論你和我存在於哪一個世界,只要我們產生了牽絆,就會永遠共生。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愛.詠琛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林詠琛《共生》

  1. 牙欣 說道:

    我有睇過牙 =,= 好好睇牙;;
    超正牙;;有1本x色之男
    好感動牙=,= yo

  2. 匿名 說道:

    牙欣︰
    那是《雨色之男》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