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詠《誰在遠方哭泣》

《誰在遠方哭泣》是繼《七年之愛》後第二本作品,後來兩書摘錄成《侯文詠短篇小說集》。

《死亡之歌》 感想
重看仍有深深的悸動,是侯文詠最好的作品之一。
一位負責任的醫生肩負拯救腎病患者的使命,不知不覺將十字架揹在身上。由於資源匱乏,每個垂死病人的苦吟步步進逼,使他最終走上不歸路。
今天回看,覺得他太愛惜生命。
隨著醫學的發展,可以延長人的生命,使人命不該絕,但那是最好的結局嗎?
醫療科技未發展的時候,人也有生老病死,何以現代科技會使人相信,人能夠不去到既定的終點?
他們知道治療的方法卻沒有門路,不是等於虛幻的承諾,使本已認命的人懷抱著假希望嗎?
現代醫學昌明,使都市人忘記了「生死有命」的意義。
醫生盼望每個病人都得到治療是崇高的宏願,但他捨己到忘記自己不過是人,不是生命的主宰,將不必背起的重責全扛上身,結果世上少了一個好醫生。

《天堂的小孩》
寫前言的作者大力推介,我覺得未算精彩,鬆鬆散散。
無辜的小孩子承受無理加諸他們身上的苦難,未懂得怒吼和怨恨,只盼望著無災無難的天堂。
他們都安息了。

《老爸與新車》
由媽媽嚷著要坐轎車開始,一家五口開始買車大作戰。
駕著摩托車的爸爸以節儉與渴望新車的家人角力,因著鄰居小孩的訕笑而發憤考車牌。
不服老的爸爸和小妹一起學車,老狗學耍新把戲,笑話百出,滿以為志在必得,偏偏臨門一腳失去車牌。
老爸再接再厲考到車牌之後,自己反而不駕車,由富經驗的兒子載著全家去吹吹風。
從前爸爸循循善誘,教導鈍腦筋的兒子溫習自然科應付考試,今天兒子教反應慢的爸爸怎樣駕車。
兒子感受到少時爸爸說故事的苦心,意會了,並傳承下去,是一個溫馨惹笑的故事。
那種溫馨,有如《溏心風暴》未出事時的唐家。

《裸》
身為家族之光的表姐,搬來跟姊弟同住。
在艷羨之時,弟弟發現她風光背後的萎靡不堪與淺薄。
唯有暗夜中一絲不掛,才可卸去一步步踏上塔尖時背上的荒涼與空虛。
即使弟弟得悉真相,世人看見的仍是風光的她,他的呼喊無人理會。
隨著時間流逝,弟弟學會圓滑了一些,不直斥其非。
反正大眾都只要金玉其外,不要真相。

《豆芽菜》
愛情小說作家選擇與相愛的他結婚,織夢的能力煙消雲散,換來的是平淡苦悶的婚姻生活。
在因循的生活中,她把希望放在綠豆芽之上。
愛情小說,總是比現實繽紛,始終都是輕輕軟軟的夢;腳踏實地的感情生活,是瑣瑣碎碎的沈積,缺少浪漫元素,卻是這樣才會走到永恆。

《孩子,我的夢......》
患血癌的小孩,在手術中經歷時光倒流,過去悲喜交集的片段一幕幕重現,趁著返回嬰兒期前,他想用蠟筆畫出生命,原來,那是一場夢。

《聶醫師的憂鬱》
他們的相遇,從一開始就是互相折磨。
惠美摧毀了聶醫師的聲譽,卻幫助他建立財源滾滾的醫療王國。
聶醫師恨她,但與她結成夫婦。
如今,聶醫師終日在茫然的未知中生活,名與利從沒有使他開懷,想要逃亡,可是哪裡都走不了,永遠逃不出時間的牢籠。
過去的恩怨,隨著時間流逝變得模糊,沒有人敢去確定當中細節的真實性,但已變得不重要。因為,他們的生命正走向油盡燈枯的終結。

他發現,大多數的青春歲月,他都為成為一個醫生而犧牲、努力。等到醫生的夢想實現,他卻又淪為死亡的祭品。總是在死亡、呻吟、病痛中窮忙。更多的手術、門診,成就他的財富,財富又帶來更多的建築、設備,更多的病人。天天有那麼多人要死去。他永遠都在這個美麗的陷阱裡,動彈不得,直到死亡吞噬了他自己為止。--P.177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醫學人文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