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香港家書》


牛津的書籍設計,教人愛不釋手。

 

 

謹以《香港家書》內的<十年暗換>,以記當年今日:

十年暗換

原來,已經十年了。

十年世事紛紛擾擾,香港人各自為自己、為世態奔波。誰家庭苑,花開花落,也只有自家人真心關注。

有人落落寡歡,活在一個雖生猶死的世界。有人隱姓埋名,異鄉飄泊。有人爭名逐利,力爭上游。有人改轅易轍,只求生計無憂。也有人無知無覺,且過日辰。十年原是一瞬,歷史家還來不及寫入史冊,人事已多被遺忘。

當然,也有人毋忘某些人與事,正趁十年時機,從頭組合記憶,掀引出種種紀念。血有血的書寫,淚有淚的書寫。同一件事、同一個人,不同角度取景,便生出許多面貌。到頭來,英雄狗熊、浪漫悲情,原差一線。真相令人失望,虛構令人神往,敘述者多少想像、多少實證,都由看官自我解讀。

人與事,推遠了,也許更客觀地清晰,也許因遠觀而朦朧。在多事多變之際,到了不惑之年,仍多疑惑。及至耳順,耳聞多逆而不順,忽然,驚惶失措,不知人間何世。

悄悄沈思苦憶,一切戲夢人生,已過十年。繁華喧鬧,台上燈光燦爛,也算十年。看官,他日你買票入場,或者擎燭高歌,都看作「隊隊行雲散」好了。

近日重翻宋詞,非為閒愁,只因眼前光景,實在無端令人勞累,不如十年一覺,躲入詞心。

信手抄一闋《望海潮》以代茶香:

梅英疏淡,冰澌溶洩,東風暗換年華,金谷俊遊,銅駝巷陌,新晴細履平沙,長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風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事事堪嗟,煙暝酒旗斜,但倚樓極目,時見樓鴉,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小記:匆匆寫下一九八九年的十年後感覺】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佳段選錄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