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新不如舊——香港舊事返照》

新不如舊──香港舊事返照
線上閱讀

陳雲在書展出版第五本懷舊集《難忘香港食與色--城鄉風俗雜憶》,定價$60,花千樹攤位有折扣。

《新不如舊——香港舊事返照》收錄陳雲《信報》專欄<我私故我在>二OO二至O六年文章。雖然文章主要順時序,看似雜亂,不過細看內裡仍然有其組織。由國族認同的<南洋>掀起序幕,穿插物件故事、日常生活、自然風物和社會文化,最後以<廢園>三篇作結,預示香港慘淡的未來,遙遙呼應書名--新不如舊。

數年前流行一系列《Book of Answer》書籍,只要想著任何問題,隨意翻開任何一頁,那頁就是當時心裡的話。印滿鉛字的書當然沒那麼神奇,不過是一堆模稜兩可的句子而已,喜歡怎樣解釋也可以。

只是閱畢本書,不由得相信這是一本解謎集,不然為甚麼文章總會說到心坎裡呢?

看完<豬腸粉>,終於解開了筆者無啖好食之謎。

人簡稱是親暱,至親不呼名;物簡稱了,復與他物混同,雜然紛陳,難免有失恭謹,易生侮慢之心。--P. 237

庶民一旦失去與食物原料的親身接觸,失去與農民商販的人情牽繫,廚師便放蕩邪侈,胡作非為,食客也囫圇吞棗,真假不分。--P. 240

為了壯大餐單菜色,腸粉種類繁多,有單純的齋腸,包了餡的,有叉燒腸、蝦腸、蝦米腸、牛肉腸,甚至羅漢齋腸,然而粉皮為餡沾濕,餡又遭粉皮沖淡,除了煎蝦米腸仍算合味之外,其餘都是彼此相剋,兩相連累,只是增加了配置與結合的可能性,維持「穩定的不好吃」,令食客樣樣嘗試,次次不滿,因不滿足而再消費,因再消費而又不滿足,反正真味已無處可尋,人人放心造假。--P. 241

自開始工作生涯,不時依飲食雜誌按圖索驥尋找美食。對美食的憧憬,往往在咬下第一口後已經終結。囫圇吞棗過後,剩下四個字——不外如是。心有不甘,於是再試別的款式,有食遍全店的虛榮。午夜夢迴,才驀地驚覺那些東西可以入口,可以果腹,卻談不上好吃。

鮮少吃到未受污染真誠之味的筆者,尚且覺得無啖好食;曾經每天細嘗菜餚的陳雲,真味的記憶大概已無用武之地。

讀<書店>,回憶過去現在的各式書店,可以懷想一個下午。

逛書店不能望文生義,要親自去看,才知道是什麼貨色。當時香港叫書局的,一般賣文具為主;旺角的波文書局則是賣書的;民生書局之類是出版書的,無門市;香港北角的青年出版社既出書也賣書,商務印書館和上海印書館亦然;街頭叫雜誌社、書報社的,都賣書報雜誌。叫書肆、書房、書坊的舊名很少;叫書屋的,專門賣文史書,如南山書屋、田園書屋、青文書屋。--P. 121

讀<雙語>,才明白雙語並擅的真義:學好外語,非為虛榮或趕時髦,而是藉學習外語,接通母語的歸路。

從手巾到<紙巾>,從耐用品到即棄品,固然見證時代變遷,也見證人不再講求器用,不再惜物,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
正當和陳雲一起惋惜的時候,筆風一轉,藉與旅居德國期間同住的國內研究生對答,使讀者發現人在世上畢竟有如飄萍,惜物與戀物原是一線之差。

佳段選錄
在高高的血桐下,布荊凋謝了,它不是不能與血桐鬥賤生,而是懶得與這種鬼樹爭光。--P. 80 <布荊>

事有速敗而無速成,欲速成者,必以速敗告終。--P. 180<速成>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雲影心跡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