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宿命》

(注意:內有關鍵劇情!)


本人所讀的獨步文化二OO七年四月廿三日初版第六刷,封面富特色(不過凶器是十字弓啦),釘裝一團糟:
封面寫錯瓜生晃彥作瓜「田」晃彥;
<人性偵探東野圭吾>專訪,第十二頁至十六頁,與第十七頁至二十頁內容重複;
第三百四十一頁應為<解說>,卻變成<東野圭吾創作年表>在先,<解說>在後。<解說>後竟然又是<東野圭吾創作年表>,前後者的內容有出入,十分混亂。
幸好是借閱,不然必定扔書……

生於寒微的和倉勇作,與出自大富之家的瓜生晃彥,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在學業和運動上互相較勁,可惜勇作永遠都是輸家。
十年後,晃彥放棄繼承家族企業,毅然走上腦外科醫生之路,卻捲入離奇命案,接受調查時竟碰上成為警察的勇作。
勇作調查期間,發現這宗命案與十八年前的另一宗離奇命案,關係千絲萬縷。原來兩宗命案不僅息息相關,更與勇作和晃彥有切身關係……

身為推理小說, 《宿命》的奇妙之處是一反「殺人定必接二連三」的定律,全書三百餘頁只有兩宗命案,卻不至於令人覺得拖泥帶水。

以前看《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總納悶兇手都是殺人狂,殺完一個又一個。
殺得人多,使案件複雜化,雖然增加戲劇性,比較容易寫成長篇,卻覺得殺與被殺的同是傀儡,減少真實感。本書示範如何不濫殺無辜去說意味深長的故事,是寫作的楷模。

須貝命案的兇手不難猜,只需找出供詞漏洞即可,但筆者看推理小說幾乎從不推理,再一次浪費作者心血。

雖然東野圭吾在封底聲明萬萬不能先看最後十頁,不過還是偷看出乎意料的結局。驚喜沒有了,換成分析他的敘述技巧。

讀者與勇作一起從晃彥的話裡得悉真相,愈揭愈令人震驚,非常意外,這也是一種敘述性詭計吧。

一如書名,宿命是全書貫徹始終的主題。作者用上大量篇幅,鋪陳勇作與美佐子如何受命運左右,逐漸引領讀者走向比命案更重要的結局:

勇作認為他的人生是噩夢。自小讀書運動名列前茅的他,偏偏壓在晃彥之下,無論多用功也只得第二,晃彥彷彿輕輕鬆鬆不用費勁已勝過他,還要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態度,教勇作咬牙切齒。其後他因父親中風錯失入學試,無法讀心儀的醫科。父親死後生活更逼人,勇作只好當收入穩定的警察,繼承父業。

然而好戲在後頭,勇作調查UR電產董事長須貝正清被殺案時,與晃彥重逢,赫然發現晃彥有著他渴望的人生:成為醫生,妻子更是勇作的初戀情人美佐子。凡此種種使勇作更加心有不甘,希望趁兇案的證據指向晃彥,可以藉深入調查,贏晃彥一次。

美佐子是晃彥之妻,人人羨慕她能嫁入豪門,她卻有苦自己知。
出身小康的她,從沒想過甫大學畢業就能進入地方大企業UR電產工作,直入董事室當特別秘書,更得到董事長的長子晃彥主動追求,結成夫婦。這一切一切,她覺得是自父親出意外進院治療後開始的,彷彿冥冥中有「命運之繩」牽扯著她,非要走上這樣的路不可。

結婚多年,她對晃彥談不上愛,晃彥從沒有向她敞開心扉,他的房間甚至上鎖。這段貌合神離的關係始終困擾著她。命案發生後,她既想解開「命運之繩」的謎團,又怕從此會失去丈夫;想相信他,他的行徑卻無法使她相信他是清白。

除了對人冷漠,晃彥其實沒有做過甚麼討人厭的事。受勇作與美佐子的觀點影響,讀者先入為主當晃彥是壞人,希望來一個鋤強扶弱,勇作贏得終極勝利,好大快人心。

去到最後,勇作仍是輸了,儘管他到結尾依然要爭先,但贏與輸已經不再重要。他發現晃彥並不是超然於宿命之外的既得利益者,所背負的宿命甚至比勇作與美佐子的更加沉重。明明是受害者,他卻甘於承受,更語重心長地說:「這和自己身上流著何種血液無關。重要的是,自己身上揹負著何種宿命。」(P. 338)

產生本書一連串事件的根源才是讀者最應該關心的事:大家都覺得那些人頭腦有問題,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可曾想到正是人類既有野心卻又愚昧不堪才有此等蠢事發生?

雖然用殺人解決問題並不明智,但當這是為了阻止有口難言又危害社會的事,兩害取其輕,還是殺人比較上算。

故事相當好,只是有一個疑問:

美佐子一直掙扎著該不該告訴勇作,命案當刻在廚房外看到晃彥的背影。即使在勇作交早苗案的筆記本給她暫存,以至她告訴他筆記本被晃彥奪去這兩段關鍵對話,也沒有交代她已將事情告訴勇作。為甚麼勇作會知道呢?

書內附錄劉黎兒的<人性偵探東野圭吾>專訪,獲益良多,將另文述之。

延伸閱讀
讀<人性偵探東野圭吾>專訪

作品小札
東野圭吾《放學後》
東野圭吾《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
東野圭吾《白馬山莊殺人事件》
東野圭吾《十一字殺人》
東野圭吾《魔球》
東野圭吾《以眨眼乾杯》
東野圭吾《沉睡的森林》
東野圭吾《鳥人計劃》
東野圭吾《宿命》

東野圭吾《假面山莊殺人事件》
東野圭吾《變身》
東野圭吾《偵探俱樂部》
東野圭吾《迴廊亭殺人事件》
東野圭吾《天使之耳》
東野圭吾《雪地殺機》
東野圭吾《美麗的凶器》

東野圭吾《分身》
東野圭吾《怪笑小說》

東野圭吾《天空之蜂》
東野圭吾《名偵探的守則》

東野圭吾《誰殺了她》
東野圭吾《毒笑小說》
東野圭吾《惡意》

東野圭吾《偵探伽利略》
東野圭吾《秘密》
東野圭吾《白夜行》(上)
東野圭吾《白夜行》(下)
東野圭吾《預知夢》

東野圭吾《單戀》
東野圭吾、杉田比呂美《聖誕老婆婆》
東野圭吾《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

東野圭吾《湖邊凶殺案》
東野圭吾《時生》
東野圭吾《綁架遊戲》
東野圭吾《信》
東野圭吾《殺人之門》
東野圭吾《幻夜》(上)
東野圭吾《幻夜》(下)
東野圭吾《徬徨之刃》

東野圭吾《黑笑小說》

東野圭吾《嫌疑犯X的獻身》
東野圭吾《紅色手指》
東野圭吾《使命與心的極限》
東野圭吾《黎明破曉的街道》

東野圭吾《瀕死之眼》
東野圭吾《大概是最後的招呼》
東野圭吾《流星之絆》

東野圭吾《伽利略的苦惱》

東野圭吾《聖女的救贖》
東野圭吾《異變13秒》
東野圭吾《新參者》
東野圭吾《劫持白銀》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
東野圭吾《假面飯店》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