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繁光說Burn Out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港人壓力蠟炬成灰
26/9/2006 陳佩儀

【明報】精神科醫生曾繁光一度是「負資產」,卻成就了他醫、寫、畫三棲發展。談港人工作壓力生活逼人,他坦白告訴你﹕「我很享受我的工作呀﹗」享受工作,出自一個醫管局醫生口中,挺意外。真的這樣好﹖他拿著手中的「利賓納」(紅酒),吐出一句﹕「蠟炬成灰……」有酒到肚,果然會詩興大發。

25gq001_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笑言一向率性而行,「兩杯到肚便會語無倫次」,但就是這種真性情,令他寫作和繪畫的小宇宙盡情爆發。(尹錦恩攝)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唐朝詩人李商隱的名句。曾繁光套用來形容無數都市人正面對的問題——burn out。「中文很難找到合適的字眼,是心力交瘁﹖較接近的是蠟炬成灰。」

什麼是burn out﹖「長時間工作,覺得很累、很憤怒、倦怠、很多牢騷、無成就感、對工作負面、情緒化、無鬥志、無信心、無動力、不斷埋怨……」不知多少讀者會有同感,但曾繁光說,這於70年代一名德國精神科醫生首先提出的現象,由從前多發生於「對人」的服務行業,擴展到近年連「IT人」、家庭主婦,甚至管理層也出現。

精神科門診新症增6倍
曾繁光感嘆,近十年明顯見到社會的確病了,事事只講效益成果,工作壓力大到不得了,政府搞教改教師叫救命,公司裁員省錢,小員工迫到無路走,結果「一將功成萬骨枯」,公立醫院精神科門診新症個案增加了5、6倍,人們除了搵錢,什麼理想也不談了。

「香港醫護人員就是在SARS後burn out﹗」對於曾被負資產弄得透不過氣的曾繁光嘛﹖也許已煉成大器,百毒不侵。「做了20年,工作上最難的病人也醫過……在這一步,可用經驗、知識,工作上應付有餘。」

自言有「知識渴求瘋狂症」的曾繁光,最愛聽別人的故事,當精神科醫生,每日上班就是聽病人訴說埋藏心底的經歷和感受,見到病人逐漸康復重新工作,喜悅和享受由心而發。

「當你能將工作變成遊戲,無論滿意與否,總找到有趣的地方。」Burn out的出路,就是要令都市人明白,生活不單工作和成本效益,還有家庭、愛情、婚姻、嗜好、朋友、學習,缺一不可。

人生遭遇總是意料之外,曾繁光笑說,他「符碌」入醫學院,最初選此科貪其修讀時間最長,不用這麼快投身社會,與精神科結緣,是由「抱著追女仔心態」跟學聯中學生組入青山醫院參觀開始。

「中五,跟朋友去青山醫院參觀,入到病房,見到成百個病人走出來,當時醫生告訴我們,醫護人手不夠,離開那一刻,那片片黃色的琉璃瓦、斜陽照著的柏油泥路……」少年曾繁光就在這一刻,暗暗為自己許下承諾﹕有機會做醫生,要做精神科。

曾繁光總是率性隨心,有時寫作要取靈感,一個人由旺角或鴨寮街蕩到廟街﹔每月總有數個失眠夜,駕車到自己的畫室開壇揮筆,一畫兩小時,倦了再返家睡覺。問他有沒有信仰,他說﹕「我估我最仰慕蘇東坡。」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醫學人文,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