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溢彩》的售書奇蹟

賣書人耳語﹕黑白,在書店溢彩
14/3/2010 阿夜

【明報】誰也沒料到,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黑白溢彩--荷洛維茲的藝術》會如此受歡迎,令老練的書店職員都有大跌眼鏡之感﹕嘩,這本書為何如此好賣?

《黑白溢彩》是關於荷洛維茲的鋼琴音樂書,唔,初時僅看書名,就想,喔,是一本很冷門的書,如我這種自以為是識途老馬的書店職員,可能就揮筆下訂單,嗯,五本好了。

不過,書抵達書店沒多久,就售完了,然後,我們一直持續地補書。當然,這本書非如流行作家的作品那麼暢銷,但是,以冷門書範疇而言,它又出乎意料之外受歡迎。

《黑白溢彩》書封面設計簡約,荷洛維茲的黑白相片自有其魅力,有種讓人難以忽視的力量。香港某些出版社喜歡採用繽紛設計,字體又大又密,以做到搶眼之效,但是,在一片書海裏,卻讓讀者覺得眼花撩亂,而且,我個人覺得,流行書採用花巧的設計,還可以理解,但是,連有些已有知名度的作者都採用這種唯恐人不知道的封面設計,就好像顯得很心虛嘛。

《黑白溢彩》的作者邵頌雄,不是香港著名專欄作家,也不是在文化界知名人物,是一位非專業音樂的年輕教授。有讀者告訴我﹕寫得非常好看,雖然我一點不懂鋼琴音樂。懂音樂的朋友則說﹕資料搜集的功夫做得極佳,而且很有個人的見地。因為被封面吸引而買書的人說﹕幾乎以為是翻譯書,真不比外國翻譯書遜色。還有,捧著此書的人都泛出微笑呢,如偶拾寶貝﹕內容豐富,但價錢比翻譯書便宜啊。

好評如潮,喔,不是媒體的好評,只是書店客人的看法,但是,對我而言,這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至少,讓我覺得香港出版的書籍還是很爭氣嘛。

和台灣或大陸出版的書籍大略相比,香港某些出版社出版的書籍很令人泄氣,以趕潮流為出版方向,出版得非常倉卒,內容很粗糙,書籍設計乏味,不可否認,這類貼近潮流的書籍的確會引起讀者的興趣,不過,潮流一過,我們就急不可待地退書給供應商﹕快快快,過了退書限期,就變成書店的死書。(死書,很恐怖的說法)書店也不喜歡太多過眼雲煙的書籍,退書的工作量大,而且,一想到死書,心就涼了半截。抓緊流行議題為出版方向,可以理解的,畢竟,出版社的生存很重要,然而,當面對太多這類書籍時,而出版的誠意又比不上台灣或大陸時,非常沮喪,忍不住想吶喊﹕喂,請把真功夫展示出來,畏首畏尾幹嗎?

《黑白溢彩》是一本有誠意而又寫得好的書,難得的是作者邵頌雄懷覑對荷洛維茲的熱情,以紮紮實實的寫法來打動讀者,而讀者又的確被打動。更美好的,它不是追潮流,它是荷洛維茲的藝術。

《黑白溢彩》在書海裏突圍而出,會否讓曾經坦言此書難有銷量,但依然同意出版的牛津大學出版社的編輯林道群打從心底笑出來?讀者是抽象的,然而,眼光又是雪亮的,只要是好書,只要有誠意的,還是能得到讀者的青睞。如果香港出版業時常發生如此美事,我經常跌破眼鏡也心甘情願啊。

阿夜 在二樓書店看書看店看人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