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飴比較喬靖夫《殺禪》與《武道狂之詩》

詩之武道狂 8/1/2011 陳飴

【信報】初讀喬靖夫,是讀他的《殺禪》。那時候他已經在城市大學的飯堂寫下了《國士無雙》(源於《史記》中的韓信評價,也是日本麻將中十三么的叫法)、《吸血鬼獵人日誌》等故事。1997年創作《殺禪》首三卷,然後以近乎一至兩年的進度出一卷,人稱╱自稱「喬年鑑」。十年過後《殺禪》堂堂完結,期間他也有填詞,以盧巧音的作品居多。

2008 年,他寫了《武道狂之詩》。

我們又回到《殺禪》。他以市面罕見的爭雄作取材,那時(還是直到如今?)吹著輕小說的風,薄薄的,短短的,隨意呻吟百多頁就完的任何愛情奇情畸情故事。他卻選擇走一條陽剛猛烈的路,每卷的字裏行間沒有欠缺過鮮血。他寫一名叫于潤生的男子與兄弟獨霸一方然後如何鳥盡弓藏。(名字中有個「潤」字,喬靖夫說,你可以猜猜現實中有誰相似。)《殺禪》的出色在於有我們熟悉的東洋味--尤其那設定詳盡的架空歷史--關中大會戰、漂城、安東大街、十年黑道戰爭、六杯祭酒、咒軍師、拳王眾,尚有從東洋借來的野望、武魂……看來每隻都是漢字卻又疏離陌生,比書中的殺戮場面更叫冷酷,但只要你有段時間在日本動漫小說電影間沉浸夠,還是親切。

一個組織的起落從來都靠角色牽動,主角六人眾性格明顯獨特,就算旁枝的嘍囉悍將,看名字就可以聯想得到其言行,角色多樣。以外就是橋段,主角們吞併各大勢力時而硬橋硬馬,時有少量的出其不意計謀伏線,也叫令人信服,征戰連場,該死的死,主角們也沒有屈機威能。讀的時候,似看德川家族史詩,甚於一本粵語原創小說。

所以,《武道狂之詩》於某些方面是站於《殺禪》的對立面。《武道狂之詩》講的是武當派要滅絕其他門派、進行強者大一統的野心起始,被滅門的燕橫及荊裂,就踏上狙擊與被狙擊的復仇道路。《殺禪》的架空,跟《武道狂之詩》的真實人物登場,各有魅力,前者固然任意為之,後者出現了寧王、錦衣衛、以至王陽明,及有各門派如武當、青城、崆峒登場,甚或被傳媒多番報道的格鬥實技,資料搜集確然令故事踏實有據,加上喬靖夫本人就是武道迷,說來也有說服力。

但是否如此,《殺禪》就流於吹水,《武道狂之詩》就足夠榮登經典?我看的卻是相反。喬靖夫汲汲於追求武鬥場面的細緻、合理描寫,不希望出現那些仙人指路的超凡手段,實戰味是很強,加上復仇主線脈絡清楚,基本上「無得輸」。但由於這樣的迷戀,卻倒令到故事陷入連場綿綿苦戰、沒有寸進的尷尬,初初讀來可能很有新鮮感,七卷過後,卻不禁咀膩。本來應該明快的血與鋼鐵之路,反未及《殺禪》的爽朗。

同時想起另一本地寫手彭浩翔,他曾說自己要當個專業的小說作家,於是長期接觸不同的黑人物,最後寫出《全職殺手》,如果論讀者的「愉閱」,我還是愛看他的《指甲箝人魔》。也許每個作家到達某個階段,就需要一個鞏固期,急於擺脫只會擺弄人物橋段噱頭的形象(村上春樹寫《地下鐵事件》也不無此念),但在資料與故事推進之間還是須要適量剪裁。最新的第七卷將故事主題由武鬥進為俠義,據說也恰巧是整個故事的中段,望有改善。

我會感激喬靖夫為香港帶來實體的武鬥故事(尤其在段落間的大道陣劍道堂講義,也是他的背景設定強項),一個足夠讓傳媒大眾熱炒的賣點;慶賀終於在無數次翻炒金庸小說後,有本土作家的武與俠作品得到變成動、漫、遊戲的機會,CG武道狂也必然大熱--但若要進佔詩之殿堂,在描繪上取戰功……武鬥,不是快狠準才好看嗎?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