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豐子《兩個祖國》


在兩個祖國之間,被拉扯、被壓擠、被質疑、被羞辱,糾纏於美國與日本之間不可知的命運,正在等待著他--
天羽賢治是美籍日本移民的第二代。自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這身份帶來的窘迫愈演愈烈。無論他戰時為美國立下多少功勞,仍擺脫不了羞辱和猜忌,在日本,他的忠誠始終受質疑。美日都是他的祖國,可惜他在兩地都無法安身立命,終使他走上自殺之途。

《兩個祖國》是山崎女士「戰爭三部曲」第二部。雖然檢索時早有資料,但在上水公共圖書館借來的自立晚報舊版仍覺出乎意料的薄,僅有一冊三百頁,肯定是節錄,原作足足有三大冊啊。
正因是節錄,欠缺鋪陳,所以天羽賢治等美籍日本移民剛在美國被政府羞辱,轉頭三兄弟各自上戰場;他和梛子的戀情沒有前因,只有憂傷的結局,看得人莫名其妙。

不過因編輯造成的莫名其妙,無損山崎女士的犀利筆鋒。她塑造一個美籍日本移民家庭,藉由天羽三兄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效力不同軍隊產生的矛盾,反映戰爭帶來的人性衝突。天羽賢治在美軍當語言教學官,負責破譯日軍通訊。兩個弟弟忠和勇,一個回日本參軍,一個隨美軍赴歐洲戰場。
勇與一群美籍日本人第二代組成的兵團,被派遣參與兇險的營救德州大隊行動。明知美國人始終瞧不起他們,營救行動也沒多少勝算,既然有理說不清,唯有以血證明他們的忠誠。結果勇以生命換來榮譽勳章。
賢治和忠明明骨肉相連,偏偏為國家效力使他們成了對頭人。他們在菲律賓兵戎相見,賢治心疼弟弟,想說服他投降,卻受制於忠嚴苛的上級。賢治意外射中忠,雖然保住生命,但心中的裂痕有一段時間無法彌補。
種種荒謬的處境,還不是荒謬的戰爭造成?太平盛世,帝力何干,大家自己顧自己,不必管效忠不效忠。怎麼當權者可以為了一己私欲,被迫叫處於夾縫的人表態,又狠心拆散無數家庭,使生靈塗炭?

抱歉,鄙人對歷史近乎無知,從不相信甚麼仁義之戰,戰爭帶來的只有傷亡。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看到別人受苦,自己何必落井下石呢?只是如果不能以非暴力方法一下子制止殺戮,還是要開殺戒以儆效尤--唉!為甚麼世上偏偏有一些人,要別人陷入兩難的困局呢?

作品小札
山崎豐子《暖簾》
山崎豐子《花暖簾》
山崎豐子《女系家族》(上)
山崎豐子《女系家族》(下)
山崎豐子《花紋》
山崎豐子《白色巨塔》(上)
山崎豐子《白色巨塔》(中)
山崎豐子《白色巨塔》(下)
山崎豐子《華麗一族》(上)
山崎豐子《華麗一族》(中)
山崎豐子《華麗一族》(下)
山崎豐子《不毛地帶》(上)
山崎豐子《兩個祖國》(舊譯本)
《日本長篇小說第一人山崎豐子自述:我的創作.我的大阪》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