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貽興《我們都是旅人形》


是次Henry Ho設計的貼紙封面,簡單別緻,所有圖像均可撕走,還原一片雪白。

三十歲的最後三個月,王貽興獨自到東京生活。腦海藍圖與現實的落差,教他原定滿腹大計都落空︰自日語課逃學、擬好的寫作計劃擠不出片言隻語,思慕的日本風情被寥落景象戮破,所見的當地人冷若冰霜……縱使生活未如人意,卻在接連的挫敗中觀照自己,再次認定自己的志向。

一如《我們都是旅人形》的副題「王貽興第一本旅居日誌」,本書是王貽興專屬的日本旅居手記,時有十分私密的呢喃和自我對話。
筆者對他不好也不惡,對本書的喜惡隨著頁數起伏--
看他不時竄出的自拍照面露不屑︰「耍帥!」;
就算交了昂貴學費,當他發現自己從未適合做乖學生立時逃離,令人額手稱慶!
他為媒體都誤解他繼續申訴,雖然筆者沒有再踩一腳,只為長貧難顧感覺煩厭;
看他傾訴這些年來嘗試多種文類,希望找出命中注定的創作類型未竟全功,巴不得拍掌高呼︰「對了,我也在找命中注定屬於自己的志向呢!」;
看他以死不斷氣的呢喃自己的鬱悶,巴不得一手推到老遠︰「妖(正字正音)!又來這一套!」;
他在<恍惚的不安>道出他走到文學創作轉捩點前,心底難以名狀的不安,害怕自己終走上歷年自殺作家的舊路,筆者也覺得人生總有一刻徘徊生與死的臨界點,慶幸世上有知音……

筆者不是口是心非、為罵而看兼邊罵邊看的變態。若非王貽興敢於面對並揭露自己的怯懦,一味為迎合市場虛情假意,他的作品決不能以真心啟發那怕在城中只是少數的靈魂。

雖然不敢苟同他老是強作同代人的代表,從書名「我們都是旅人形」,到無處不在「我們都如何如何」的句式,但他敢於以卵擊石,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再反感也不要輕看。

私密手記之餘,本書提供日本工作假期基本資料,以及此外的中長期留日方法,行李清單、飲食、住宿、旅遊、交通第一手用後感,相當實用。
縱然私密手記寫作對象並非大眾,卻不代表一無是處。筆者終於知道芥川龍之介《羅生門》故事真貌,家裡看似沒有殺傷力卻擾人的小昆蟲叫蛾蚋……

佳段選錄
P. 91
安穩的人,喜歡追求不穩定的東西。目前很不安穩的人,就希望能夠有個人能令他安定。沒有完全安定的人和事,也沒有完全不安穩的人與環境。安定中總有不安定,不安中總有安穩的事情--就如銀幣,安定與不安定,總是同時存在的一體兩面。

P. 220
我撒謊,是因為不喜歡說實話。

作品小札
王貽興《無城有愛》
王貽興《十八相送》
王貽興《關於旅行》
王貽興《快樂原是一場誤會》
王貽興《Happy Money》
王貽興《我.一個人住》
王貽興《我.倆個人住》
王貽興《夢想力》
王貽興《我們都是旅人形》
王貽興《空轉人生》
王貽興《旅人形江戶亂步》
王貽興《什麼口感》
王貽興《見微知博》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貽情盡興, 旅遊人誌,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