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拔斯.塔瑪匹瑪《蘭嶼行醫記》

http://static.findbook.tw/image/book/9789575836535/large
封面上達悟小孩乘著傳統的拼板舟啟航。
二OO九年由原住民族電視台改編成八十三分鐘單元劇。

筆者對蘭嶼的認識,僅只來自紀曉君演唱的《蘭嶼之戀》。偶然在圖書館借得《蘭嶼行醫記》,翻閱拓拔斯一篇篇行醫隨筆,總算對蘭嶼和居於其上的原住民達悟族略知一二。

漢名田雅各的拓拔斯,屬於台灣原住民之一的布農族,世代居於高山,在城中讀書,把他與海島蘭嶼牽繫上的,竟是險死橫生的奇遇。習醫時他曾因車禍進入加護病房,昏迷多天後清醒過來,得悉的第一件事就是鄰床的蘭嶼醫師辭世,從家屬口中曉得蘭嶼居民缺乏現代醫藥照料的困境。蘭嶼荒蕪,人人視如畏途,卻激發他前往的決心。服兵役後他如願以償,從一九八七年開始三年八個月的蘭嶼醫師生涯。

拓拔斯希望將現代醫藥引入蘭嶼,困難重重--一來島上唯一衛生所醫療水平嚇壞人,二來居民普遍經濟擷据,三來缺乏必需醫療設備,再者達悟人相信惡靈作祟使人生病,驅逐惡靈等於藥到病除。針對以上各點,他努力改善看病品質,貧者可以義診,急症猶可送到台灣,只是根深柢固的傳統觀念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改變,外人如他眼見一個個生命白白溜走,惟有尊重當地風俗,不視作迷信。

他察覺達悟人對外人戒心甚重。好不容易從診症建立關係,得到信任,才從他們口中聞得外人一直對蘭嶼予取予求,毫無羞恥之心。要麼視蘭嶼如垃圾崗,逕自將廢人(罪犯、違紀軍人、激進份子)、廢物(核廢料)一古腦兒倒進來;要麼視蘭嶼如自動提款機,擅自採島上獨有的百合花、捕達悟人祭祀過才可捉的飛魚,連穿上傳統丁字褲的達悟老人也要被觀光客的照相機剝削……耳聞目睹種種咬牙切齒的不平事,使他提筆寫就<不快樂的星期六>、<飛魚怕怕>、<逃離現場>等篇。外人所作所為使他無地自容,唯有言行一致伸張正義,以文章發聲,希望有天可解恨。

拓拔斯文采不艷,唯有真心誠意感動人。可惜感動到的往往不是囂張跋扈的所謂政府要員,而是毫不起眼的尋常百姓。

延伸閱讀
youtube:《蘭嶼行醫記》單元劇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醫學人文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