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貽興《旅人形江戶亂步》


O九年旅居日本期間,王貽興想遊覽東京以外的地方,豈料旅行社提供的旅遊套票全以二人起跳,單人匹馬的他只好在東京周邊盤桓,在古蹟與文學館之間思考香港當下處境。

-------------------------------------

動漫電玩和文學歷史,看似無法相容,卻在王貽興身上得到奇蹟似的調和,交織出這本別具一格的遊記。比方介紹鎌倉淨土宗高德院大佛,縷述源流後就是大佛化身鐵甲機械人守護鎌倉的狂想,不覺突兀,只覺奇趣。副作用是看書前自己明明一直讀「鐮」倉,經他糾正反而「兼」倉揮之不去,適得其反。

他看見川越不斷被毀又重建的鐘樓,聯想到熱血冒險漫畫《One piece》裡黃金鐘的傳說,由此穿越到天星碼頭的鐘樓、心中的鐘樓,期望用筆敲起振聾發聵的鐘聲,穿透每顆心。

憑著小說家的敏銳,他從遺物重組十七世紀小田原的真人真事:淺田小兄弟為報父親唯助無故被成瀨萬助所殺的血海深仇,走遍全日本,尋尋覓覓六年終大仇得報。他心痛小兄弟被迫告別童真,為他們有志者事竟成激動不已;同時思考若萬助少時受白秋的童謠薰陶,他日決不為後人無從追究的莫名仇怨殺害同仁。由此他想起《狐忍》的故事,原來最能化解仇恨的,不是忍術,而是文字。無論前路何其崎嶇,他仍相信文字的力量,悟出與其以牙還牙,不如以愛還愛。縱世道衰微,是非顛倒,依然相信人終可互相了解。

-------------------------------------

雖然他旅居日本,筆者在地球另一面打工度假,有關旅行意義的思考卻是相通。踏上旅程,才真切領會以下絕非虛言:

人生,不是順利依據初衷,完成所有check point就叫做成功的。
與其期待別人隨口推介的美好,不如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真實。 --P.34

與其按照機械式的規律把人生味同嚼蠟地完成,倒不如,好好享受因亂來而失敗的真實感覺。--P. 83

一切都是值得的。因著這些,這旅程,才真正屬於我,跟我的生命、我的閱歷,發生無可替代的獨特關係。--P.80

以下一段,該可回應那些聲稱出國打工度假是畢生夢想卻諸多藉口猶豫不決的討論帖:

縱然我沒有當面指出,但是,我很想那些人清楚一點:會因為旁人嘲笑或者自身寂寞而放棄的事情,從來,都不能稱得上是堅持。 
堅持的意思,是當你身邊人都不明白你,甚至嘲笑勸誘,你仍然不被動搖,繼續在做的事,這才叫堅持。 
如果需要有人陪才做,只剩下自己一個孤軍作戰就不做的事情,算哪門子的堅持? 
有成績才做,有人堅持才做,或者看到未來看到成功的可能性才做的事,統共都不能稱作堅持。 
無論有沒有人陪伴,有多少人理解支持,不理環境順逆,不管成敗得失,貧富健康與否,仍堅定持守的,才是堅持。 
是的,堅定與持守。 
不管是愛,抑或相信,都是一種堅定與持守。 
恰好,都是我們大部分人性格裡從小就欠缺的部分。--P. 150-151

今天數碼相機、智能手機大行其道,影像唾手可得。王貽興用不少段落指責濫拍者攝影禮儀欠奉:

很多遊客,明知不准拍照,卻又要拍,還要用閃光燈拍,卻不去考慮一下,那不僅跟尊重人家宗教與文化有關,更因為這些文物,會因為一天到晚不下千百次的鎂光燈而褪色剝落,甚至嚴重破壞掉……其實有什麼好拍呢?拍了不也是存進電腦裡不見天日嗎?你又不是要回去寫旅遊書,更何況,什麼都拍,就代表旅程精彩動人了嗎?
有時候,保留一點神秘感,讓那壯麗動人的景象,不至於被壓成平板無奇的一幀相片,而成為每個真正到此一遊的旅人臉上一抹秘而不宣的曖昧微笑,或者眼底裡懷念的美好風景,不是更美好嗎?--P. 65-66

要讓這座巨大的歷史文物繼續存活,維修費很可能是常人無法想像的巨額數字。歐洲很多私人擁有的歷史文物與莊園,往往因為後人積蓄花光,缺錢維護,被迫賣給發展商,或給改建成旅館餐廳,或給拆卸移平,從此消失。
因此,每逢參觀這些歷史文物,即使入場門券多貴,我都不會吝嗇。因為,這也是間接幫助他們維護碩果僅存的文物的最好方法,亦是顧存其體面、尊重敬畏的最適合方式。
(中略)如果可以的話,以後經過這些歷史文物,就請別再無禮地大聲亂嚷,說這裡沒什麼看頭,不必買票進場,然後整個人擠到人家鐵閘前,把拿著手機或者數位相機的手,穿過鐵枝,小家子地往裡面那些你認為不值得、認為沒看頭的雕塑建築拍個不停吧。
要不真正有種,說到做到,立即掉頭離去。
要不,把你用來買垃圾雜誌與無聊玩意的錢,省下來,購買一張入場券,名正言順進去參觀,拍個夠。--P. 200-201

如果你認為,只准看不准拍就不划算,去了就等於白去了,那麼,我和你的確是話不投機,無法了解彼此的。
拍了照,不代表你真正看見了。有時,因為無法拍照,你才會在那些文物前佇立更久,你跟它的感應與接觸,才更實在更長久。--P. 203

筆者同意吝嗇古蹟入場費偏要伸手入閘偷拍的確小家夾無品,用閃光燈狂拍更是自私兼賤格,但怎麼也無法同意這句:

拍來幹啥?真正記住了的東西,從來都不必用照片去印證。--P. 119

是嗎?個別旅行或者可以,但誤打誤撞開始用影像記錄傳統風俗後,發現鉅細無遺紀錄細節極重要。儀式進行也許一片茫然,不知底蘊,往往繼後翻看照片追根究柢才恍然大悟。時移世易,許多風俗逐漸消亡,錯過這次可能永遠不會重現,故能拍定要全力拍。當然,記錄者不能恃勢凌人,必先尊重主家意願。

喜歡看王貽興愛情以外的文章,能將人生裡難以名狀的感悟梳理整齊:

想起的一瞬,你會很快樂。 
因為你發現,生命裡每一分每一秒飄進你眼裡的人和事,即使看來多麼不相干,多麼幽微無用,它們還是以你看不見的發光絲線各自連繫,相互感通的。 
所有進入你生命的經歷,以至一顆塵埃,一句沒來由的電視對白,原來都有關係。 
一路走來,一切一切,原來真的,你都沒有枉費。--P. 210 

奈何他總是不放過任何機會用尖酸言詞潑向那時肆意訕笑謾罵的人:

我發現,這些無視規矩,什麼都拍下的無禮遊人,的確比較喜歡看狗仔偷拍的八卦雜誌,同時不懂得欣賞需要消化、細味與想像的藝術表達形式的。
怪不得,這些人,都不看書了。--P. 66

受害者自衛很正確,可惜長年累月如是只覺煩厭不堪,真想乾脆叫他去死,大概是身為局外人的冷漠吧。

作品小札
王貽興《無城有愛》
王貽興《十八相送》
王貽興《關於旅行》
王貽興《快樂原是一場誤會》
王貽興《Happy Money》
王貽興《我.一個人住》
王貽興《我.倆個人住》
王貽興《夢想力》
王貽興《我們都是旅人形》
王貽興《空轉人生》
王貽興《旅人形江戶亂步》
王貽興《什麼口感》
王貽興《見微知博》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貽情盡興, 旅遊人誌,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