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叁

https://i1.wp.com/www.heatbook.hk/upload/mall/productImages/2012/17/9789882116238.jpg
封面圖像為鶴佬新郎於上頭日坐在房中聽家族女長輩唱歌訓示,勉勵他努力開枝散葉。

《香港民間風土記憶》一至三集收錄佳哥早年在《東周刊》及《快周刊》撰寫香港民俗之文章,涵蓋鄉俗、地方掌故、民間宗教、風水、武術、三合會等等,趣味盎然。為遷就雜誌篇幅,文章不會冗長,輔以珍貴圖片,講述黃氏自稱「江夏黃」的由來、宋大峰崇拜溯源、香港各地天后誕拾穗、新界離奇風水逸聞……讀時點頭如搗蒜,不斷驚嘆「原來如此!」,只消半天已看完。

早在二OO六年書展已買首兩集,第三集在O七年初面世。不過身為忠實借書族,借來的書最快看完,哈哈哈哈。

一O年秋後誤打誤撞開始看鄉村太平清醮,不懂規矩屢屢碰釘,如果早點看到本書關於打醮的文章,就不會失禮鄉民鬧笑話。
<打醮禁忌奇譚>兩篇詳述打醮期間須齋戒、大幽期間婦孺不准在場也不准叫人名、以及送神必須回到原位的因由。
據佳哥實地考察,「齋戒」真的各處鄉村各處例,除人所共知的茹素,原來蠔是民間相傳觀音特許的齋品,在惠州清蒸魚蝦蟹等冷血白水之物也是齋,戒絕葷腥者不可不知。
醮會最後一晚為大幽,超渡村內遊魂野鬼,圍頭村落傳統是婦孺不准在場,現代女性當然認為是性別歧視,是封建思想重男輕女的遺毒,但佳哥點出古人立禁的原意,是避免婦孺等弱者在幽場受猛鬼侵害,只是傳統男性不輕易將愛護宣之於口而已。
大幽期間不准叫人名是頭等大忌,所有鄉村無不遵從,相傳鬼魂為找替身會叫替死鬼的名字,應答者必被鬼附,災禍連連。因靈異傳聞太多,性命攸關,故鄉民定當不厭其煩再三提醒。

書中另有O五年錦田、沙田九約和泰亨打醮綜合報導之<新界醮會2005私檔>兩篇,當然少不得O六年上水圍六十年一屆打醮專題文章<廖氏甲子大醮有驚無險>。那時不識寶只有飲恨,唯有希望時光機早日面世。

若閣下只曉得已在二O一一年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長洲太平清醮,<長洲「元山佛祖大有來頭>和<另類角度賞長洲打醮>有助了解在飄色和搶包山以外,這個鶴佬醮會的民俗特色。原來七十年代政府禁搶包山除了安全問題,背後另有因由。

自從二OO五年九月二日派平安米期間有老婦跌死,每逢<農曆七月的盂蘭派米>警民均如臨大敵。佳哥慨嘆,派者與取者已忘記盂蘭派米本意純為祭鬼過後不浪費白米,是布施不是救濟,故派者不應藉此沽名釣譽,取者不應視為生活必需豁命追索。

比起潮州風俗,地緣相近的鶴佬風俗過往少為外人所知,故本書較多提及鶴佬,從婚禮習俗、尚武民風、當地神祗、瑞獸文化,一窺鶴佬大鳴大放的族群特色。

禽流感恐慌之下都市人聞鳥色變,佳哥痛斥<禁散養雞是蔑視鄉村風俗>,是城市人官員和城市人媒體聯手逼害只佔少數的養雞村民,無視他們愛雞之情。對照今天開發新界東北的爭議,證明政府從來只抱著城市思維,以發展馬首是瞻,罔顧本地農業和生態,最終受害的是黎民百姓。

小札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貳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叁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肆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閱讀小事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叁

  1. 說道:

    正如嘉道理農場介紹牌說,雞可以吃害蟲,又啄食掉在地上的爛果,雞屎又可當肥料,困在籠養已經浪費了牠們的天賦,早年又因施政方便政府乾脆禁養,真是倒行逆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