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靖夫介紹William Gibson《神經喚術士》兩篇

《神經喚術士》 10/4/2013 喬靖夫

【東方】上世紀80年代年奠定了「電腦叛客」(Cyberpunk)科幻小說文類的開山之作《Neuromancer》,很多人因為語言障礙一直都只聞其大名,直到去年初才終於有台灣出版商推出正式中文譯本,書名譯為《神經喚術士》。

此作初出版於1984年,相隔長達28年之久方能以華文面世,實在有點落後於世界。《Neuromancer》的日本版早在1986年就推出,對日本的動漫幻想作品影響甚深,最明顯的是士郎正宗的《攻殼機動隊》。「Cyberpunk」科幻世界是甚麼?本身不容易用三言兩語講述,每次有人問我就拿《攻》作例子,最是清楚易明。

我非常迷於此作,本身看英文原著其實已經4、5次,買這個中文版一來只為收集,二來也有點「還心願」的感覺,因我私下也曾經有翻譯這書的念頭,不過試譯不久便放棄,因為實在太痛苦,讀原著時腦袋就自動思考要怎麼譯,無法再好好享受閱讀心愛小說之樂。稍讀這部《神經喚術士》,翻譯有部分略嫌生硬,但此書真的不易譯,因作者William Gibson文筆濃縮而隱晦,又多細緻的文化指涉,別說翻譯,就算閱讀最初也並不容易投入。

嚴格來說,這版本不是第一個中文版,大概1999年內地曾出版譯本(相信屬非授權),名叫《神經浪遊者》,據說翻譯差強人意。原書名「Neuromancer」是結合了「Neuro」(神經)和「Necromancer」(招魂法師)兩字而成。前者的意思是指故事中構想的網絡世界要接續人腦神經才能進入;後者則因為情節涉及以死者人格複製成人工智能,有「招魂」的意味。故此《神經喚術士》這個譯名還是比較貼切。

科幻小說與預言 11/4/2013 喬靖夫

【東方】經典「電腦叛客」科幻小說《神經喚術士》(Neuromancer)推出遲來的中譯本,原作者William Gibson特別為這個版本寫了一篇序言。《神》是一部極多現實世界指涉的近未來科幻小說,書裏當然有許多預言。在這篇序言中,William Gibson對於沒有預示到蘇聯崩潰似乎有點耿耿於懷,同時又慶幸小說沒怎麼描寫中國元素,因為這些年中國的變化實在太難預測。

其實William Gibson在將近30年前寫就《神》,那個時代是冷戰高峰期,他沒有預言蘇聯結束並不出奇。這令我聯想起王力雄(當時以筆名「保密」發表)的政治寓言小說《黃禍》,出版於1991年,內容也有大量關於蘇聯的情節,同年蘇聯即變天,幾年後此書推出的修訂版將相關部分改成俄羅斯。

科幻小說書寫的是未來,內裏自然涉及預言成分。有的作品能準確預測未來出現的東西,自然令讀者驚嘆,譬如《神》本身就預示到電腦網絡主宰世界的時代(雖然我們還未如書中說要用腦神經跟電腦機台接續),其中包括國家間網絡戰爭、企業的駭客戰甚至網絡恐怖活動。此外還有強大得足以凌駕國家政治的財閥體系;基因改造、黑市器官市場與人工合成毒品……William Gibson甚至創造出「Cyberspace」這個一度成為坊間習用於稱呼電腦網絡的詞語。當然《神》的未來描寫也有跟現實發展脫節之處,譬如故事裏並沒有人手持一部流動電話。

然而一本科幻作品的價值是否就止於預言呢?又或者說,科幻作品會否因為裏面幾個預言不準確而失色呢?我認為不然,畢竟任何文學最終要說的還是人。科幻嘗試構築未來,只是要展示一種可能,並從中透現出人類社會的機會與危險。即使這個「可能」最終沒有實現,它背後表達的警世訊息並不因此而失去價值。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