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庵考證周氏兄弟赴日時間

周氏兄弟 赴日時間考 3/9/2011
文/止庵 編/袁兆昌

【明報】編按:內地出版業蓬勃至今,井噴現象仍未止息。魯迅(周樹人)與周作人兄弟生平故事,常有學者與作家側寫、點評成書,不過所述資料真確與否,往往值得斟酌。是日有內地著名作家止庵,曾校訂多部周氏兄弟的作品;本文從東京六月曾否飛霜談起,舉時人書寫之誤,撥亂反正。

朱正著《一個人的吶喊》有云:「婚事辦過,魯迅又要去日本過他的留學生活了。正好二弟作人在江南水師學堂畢業,上年冬天到北京通過了練兵處留學日本的考試,只是因為近視不能學習海軍,在學堂裏閑住了半年,這時改命學習土木工程。於是,一九○六年夏曆九月,兩兄弟就一同前往日本。」此番結伴而行,魯迅乃二赴日本,周作人則系首次。然斷言時為「一九○六年夏曆九月」,卻未舉出依據。作者另一著作《周氏三兄弟》則云:「一九○六年晚秋,魯迅和作人兄弟結伴到東京去。這是幾月份的事?魯迅在他現存的著作中都沒有說到過。有一種《魯迅年譜》說,『六月,將學籍列入東京獨逸語學會所設的德語學校。』就是說,六月份就已經到達東京了。恐怕是沒有這麼早。周作人在一九六四年寫的《知堂年譜大要》中說:『清光緒三十二年丙午出洋考試及格,惟因近視不能學海軍,改命學習土木建築,由兩江督練公所派赴日本,九月往東京,居於本鄉湯島伏見館。』這年譜大要在民國以前是用夏曆。九月相當於陽曆的十月十八日至十一月十五日。已經是秋末冬初了。」

據《知堂年譜大要》考
查《知堂年譜大要》,自「民國元年」起注明「以下均是陽曆」,換言之,以前或均是陰曆(即夏曆),如朱正所言。實則不然,其中有些用的還是陽曆。譬如,「廿七年辛丑九月往南京,考入江南水師學堂,屬管輪班。」據周氏日記,陰曆七月二十九日即陽曆九月十一日「啟行」,陰曆八月六日即陽曆九月十八日「到南京」。又如,「三十四年戊申四月移居西片町十ろノ七。」周作人在《魯迅在東京》中說:「魯迅於一九○八年四月八日遷去,因為那天還下雪,所以日子便記住了。」--陰曆四月相當於陽曆的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二十八日,東京若還下雪就太奇怪了。

按,與魯迅一起赴日的時間,周作人另外曾講過幾次,說法前後有些出入。其一,所作《墨痕小識》(約完成於一九二○年一月)云:「夏,往東京。」其二,《魯迅在東京》云:「秋天再往東京。」《知堂回想錄》也說:「於秋間出發。」夏秋之分,容或淆亂。其三,魯迅逝世後,周作人與許壽裳合編魯迅年譜,約定分別撰寫一八八一年至一九○九年和一九○九年至一九二五年部分。後二人在寫法詳略、內容取捨上意見分歧,周氏遂提出:「鄙意此譜還以兄單獨出名為宜,已擅將凡例塗改矣。蓋弟所寫者本只百分之二三,只算供給材料,不必列名,且讚揚塗飾之辭系世俗通套,弟意以家族立場措詞殊苦不稱,如改為外人口氣則不可笑也。」(許壽裳一九三七年五月二十五日致許廣平信中引)許廣平作《魯迅年譜的經過》一文中,「把啟明先生的抄錄並把許先生加的字句用括弧一同表出」--也就是說,刪去許壽裳添補的文字,即為周作人所編魯迅年譜,這可以算是他的一篇「佚文」。在這部分年譜裏,「丙午一九○六年」項下有云:「六月回家與山陰朱女士結婚。同月復赴日本。」周氏所編實際寫到「辛亥一九一一年」為止,結末注云:「以上月份均系陰曆。」陰曆丙午六月相當於陽曆一九○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至八月十九日。可知朱正「一九○六年夏曆九月,兩兄弟就一同前往日本」一說不確。附帶說一句,錢理群著《周作人傳》云:「直到真的踏上了征程--一九○六年六月,周作人、魯迅與兩個同鄉結伴由紹興出發,經由上海直去東京,周作人仍然不能擺脫思鄉之情的糾纏。」徑言「一九○六年六月」亦易產生誤會。

查剪辮子之日
周作人還有一種說法,見所作《遺失的原稿》(一九四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作):「丙午九月我到東京。」據《知堂回想錄》,周氏兄弟一行四人先從紹興乘小火輪船到上海,「在這裏大約也停留了三五天之久,因為一則要候買船票,二則我和張午樓都要剪去辮子。」從上海到東京所花時間無從查考,但是不妨參看周作人十三年後再赴日本的情況。據其日記所載,一九一九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一時乘「春日丸」從上海出發,二十日抵長崎,二十一日抵門司,二十二日抵神戶,改乘火車,二十三日上午八時四十分抵東京,總共五天。假如當年他們是在陰曆六月底離開紹興的,到東京差不多也要在陽曆九月初了,這樣的話,周氏的兩種說法就接上了茬兒,而那時說夏說秋,其實均無不可。只有「九月往東京」一說值得懷疑。「往」亦有「到」之意,但檢看《知堂年譜大要》,似無此用法。《年譜大要》還有其他可以推敲之處,如:「三年辛亥八月返紹興。」《墨痕小識》云:「辛亥六月,歸越。」陰曆六月相當於陽曆的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二十五日,正與魯迅一九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致許壽裳信中所說「起孟及ノブ子已返越」相合。而「八月」無論陰曆陽曆,均不確。

作者簡介
止庵,又名方晴,原名王進文,生於北京。1982年畢業於北京醫學院,曾當過醫生、記者等,現為自由撰稿人。編有《關於魯迅》、《周作人講演集》,近著《比竹小品》。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