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摩登香港的文學變異

摩登香港的文學變異 10/6/2013 河西

【蘋果】城市化的進程如何影響著文學的變異?田園時代一去不復返,當上海摩登風華絕代艷與天齊,充斥著聲光魅影華麗地向你走來,左聯、新感覺派、魯迅和張愛玲,面對着汽車、洋房、雪茄、租界和日寇,寫下了各自的人生體驗,或感傷追憶農業時代的殘影,或為革命搖旗吶喊,或以唯美主義的頹唐寫人世間的浮華與蒼涼,總之,沒有都市,就沒有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這麼多讓人印象深刻的文學作品和個性昭昭的作家。

在香港,同樣如此。香港一度被內地讀者認為是文化沙漠,此種陳詞濫調卻常能混淆視聽,不免令內地讀者對於香港多一份輕視,而這份輕視可能會讓他們失去一次深入了解這個城市的機會。即使不算發達的商業文化,在純文學領域默默耕耘的香港作家也為一部別開生面的香港文學史提供了充分的研究對象。沒有劉以鬯的《對倒》,何來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從也斯、西西、宋淇到黃碧雲、董啟章,他們受到西方現代主義的深刻影響,面對香港這樣一個西化的城市,正好有用武之地。

他們在香港感受到的興奮、激動、困惑和絕望,何嘗不是卡夫卡、普魯斯特、海明威和馬爾克斯曾經有過的內心掙扎?在布拉格、紐約或者巴黎,城市帶來了新的文學技法的革命,聲光電色的刺激,再加上豐富的西方文學的翻譯紹介,讓作家無法繼續前現代時期緩慢的書寫,而走入一種現代的「魔道」。正如也斯在《香港小說與西方現代文學的關係》一文中所提到的,《文藝新潮》、《新思潮》、《中國學生周報》、《七○年代雙周刊》等文學或大眾類雜誌,都曾介紹西方文學。在一份只出了兩期的文學刊物《四季》上,1972年第一期做的就是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專輯(當時他還沒有獲得諾獎),第二期是博爾赫斯的特輯,反映出當時香港文學青年對拉美的魔幻現實主義是多麼著迷,其結果就是,西方文學在文學青年中生根發芽,吳煦斌不僅翻譯了《百年孤獨》的第一章,也以魔幻筆法寫了小說《木》。在此之前,喬伊斯的意識流對劉以鬯小說產生影響是有目共睹的事,西方文學的諸種經驗和香港地域特色融合在一起,改變了作者觀看生活的方式,產生了獨特的香港本土作家。

這裏所謂的地域特色,有一個重要的因素不容忽視,即事實上摩登的香港還保留了許多傳統文化的文脈。董橋的隨筆、饒宗頤的學術文章、乃至武俠小說與電影,在香港的存在,是順理成章的事,未經文化大革命的洗禮,香港雖早吹響現代化的號角,骨子裏,卻保留了更多中國古典的神髓,從而發展出一套徐克程小東林夕黃偉文似的美學,洋為中用,以西洋的電影音樂手段寫中國人的情懷、世界觀和價值觀,或鐵衣如雪萬丈雲天,或點點寂寞哀婉繾綣。

但穆時英、葉靈鳳、戴望舒曾經生活的香港,終究並未被徐老怪的美學統戰專政,這是個多元複雜的城市,有着同樣多元複雜的文學形態。在「進念.二十面體」周圍,形成一個先鋒藝術和文學家群體,在學院中,也斯,就沒有寫金庸似的東方不敗西方失敗,而用他冷靜的學者兼作家的筆--《記憶的城市.虛構的城市》、《後殖民食物與愛情》、《島和大陸》等等--觀察、敘述、諷刺、反思著這個城市,那是表面現代都市底下的歷史、文化以及「再現」過程中的種種文化政治。

那,也是一種香港。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