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靈的本土論述著作速記

「本土論述」著作速記 17/6/2013 潘國靈

【頭條】上周談到「本土」在這十餘年來的變化,其實我只是局中之人,沒超然位置也時感迷失,在參與與旁觀之間,間以文字書寫,但始終不忘閱讀。因為如果說「本土論述」在過去十年不斷增生(也未必沒有自我消解,或無疾而終),論述之為「論述」,就是除了即時性的媒體熱話之外,也累積了不少文字書籍,值得在退卻喧嘩之後閱讀,讓思考沉澱一下,衝撞一下。不妨把以下當成一張濃縮的「本土論述」書單。

先說在保衞天星、皇后碼頭中出現的「本土」力量,後來常被概稱為「保育派」,此名字自有其遮蔽性,因作為一個指涉,為方便討論,也非全無意義。在這方面,甚值一讀的文字著作,有馬國明的《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其中新增文章〈有待相認的香港故事〉,對保衞天星、皇后碼頭的歷史意義作出高度肯定,並詮釋其「新社會運動」之一面,稍覺不足的是文中多處提及這碼頭空間在殖民時期豐厚的抗爭性,但其殖民抗爭歷史(不僅是一片難得的公共空間)並沒太具體說明。將文化保育議題帶到當今城市規劃,以至回溯至殖民歲月保育運動和政策、政府和民間的對應角色等,葉蔭聰的《為當下懷舊:文化保育的前世今生》,當然不可錯過。

說到「世代論」,這條脈絡又算較清晰,回頭追溯,可從陳冠中的《我這一代香港人》讀起,不少論者把它讀成「戰後嬰兒潮」的一篇自白懺悔,有趣是差不多同時期(二○○四年)出現另一位也屬「戰後嬰兒潮」一代的呂大樂教授的《香港四代人》(按:應為《四代香港人》),由此有點意外地引發了一場「世代之爭」。力批「戰後嬰兒潮」一代,認為他們對當下香港一些問題(尤其是民主停滯不前的局面)負有很大的責任,首見成書的,有一群「七十後」作者--韓江雪、鄒崇銘所著的《香港的鬱悶》。其後「四代論」漸漸降溫,焦點轉移至「八十後」,這方面的論述,有分散成篇的,如周思中的〈香港社會的病徵及戀物--「八○後的真理與謊言」〉,也有成書的,如鄺穎萱編著的《站在蛋的一邊:香港八十後》,篇幅所限,只舉一二。

說到「本土論述」,當不可漏掉由一群公共知識份子、民間智庫所策劃的《本土論述》年刊,自二○○八年設定主題作公共論壇,再將論壇文章和討論輯錄成書,先後將文化保育、世代論、新階級鬥爭、香港主體性、新界想像等等議題引入議程,著述最初在香港出版,後轉由台灣漫遊者文化事業出版,將香港與更早開展本土思考也走了不同路徑的另一片土地連上。只是不知這論壇是否有足夠力量一直延辦下去。

再至現在甚囂塵上的「城邦自治」,這方面,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及《香港遺民論》自是成其「法典」,尤其是前者,甫出版即引來衝擊,有大學學生報闢專題聲討,著作與網絡雙管齊下,亦吸納不少支持者,終受某些政黨人士青睞,邊緣的文化論述逐漸進入政治舞台的中心,愈發在社會造成撕裂。

一度有人以為香港故事已經說得七七八八甚至說完,後來者似乎只有追認過去和來時之路,但觀以上論述,這十年香港可能才真正進入「九七」的無盡延後狀態,解殖、去殖與回殖莫辨,亂局、變動與問題叢生。以上還沒說到一些重寫殖民故事定論、或翻開被壓抑的歷史事件書寫,如羅永生的《殖民無間道》、呂大樂的《似曾相識的七十年代》、張家偉的《六七暴動》等等。是的,世事紛亂,但錯過了過去十年,將錯過了許多。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