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漫談《紐約書評》及同類刊物

紐約.書評 16/3/2013 梁文道

【蘋果】聽說馬田.史高西斯正在拍一部關於《紐約書評》的紀錄片,就像他拍藍調和「滾石」樂隊一樣,他這回要拍的也是他最心愛的事物。他告訴記者,五十年來, 他一直是《紐約書評》的忠實讀者,仰慕這份雙週刊的風格和深度。現在,《紐約書評》五十歲了,一直喜歡為紐約立傳,試着從各個不同角度去透視這座城市的馬 田.史高西斯,又怎能不藉著這個機會,補全他對紐約文化圖景的寫生?

一座偉大的城市需要至少一份偉大的雜誌,在我看來,《紐約書評》正是這樣的雜誌,繼承了《黨派評論》的精神傳統,成為紐約派知識份子集結的重鎮,將紐約放進了二十世紀全球文化思潮的版圖。所謂的「紐約派知識份子」,一向難以定義,大致上講,它指的並不只是上西區那一小群聲名顯赫的文人,更是圍繞在這份雜誌旁邊,認同這股自由批判精神,寫作風格清晰明暢的整群作者。誇張點說,就算剛剛過世,並不長住紐約的法學大家德沃金(Ronald Dworkin),也因為他經年在《紐約書評》寫作,參與了它的風格形成與傳統開揚,成了最廣意義上的「紐約派」。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便是一份偉大雜誌的 本色,它定義了一個精神群體,甚至還定義了一座城市。

創刊至今,《紐約書評》的發行量一直穩定地保持在十萬份以上。最初,它的讀者可能就真的都分佈在紐約一帶。但很快的,它就吸納了散佈於全球各地的英語讀者。 就連香港,幾十年來大概也有幾百個人會定期閱讀吧。到了這個地步,它就真正在文化史上為紐約插了一支旗幟,好比啟蒙時代的通信和手冊在歐洲上空構築了一座 抽象的巴黎,它也在這個時代建成了一座心靈的紐約。  

書評新風 17/3/2013 梁文道

【蘋果】我也曾是《紐約書評》的忠實讀者,從長年訂戶到斷續購閱,二十年來一直走到偶而翻看的地步。並不是它變差了,只是它老了。始終不變是它的好處,但始終不變的東西自然也會有它的問題。尤其在這個資訊繁雜的時代,人總得貪心嚐鮮,可胃納和時間卻始終有限,如何能在深度的長篇評論和更多短平快的小品之間找到 恰當的平衡,便是一個不能不仔細拿揑的現實問題了。

有一段時間,我喜歡更老牌的《泰晤士報文學增刊》,每週出刊,文章短小,用來跟蹤新書消息最好。不過,套句陳調,這份雜燴式的刊物實在沒有「態度」,不大的篇幅也容納不下多少可堪咀嚼的養份。於是又迷上了同樣源出倫敦的《倫敦書評》,覺得它在風格上更像大洋彼岸的老大哥,但又多了點歐陸新潮的青鮮。

再過個兩三年,我發現一年只出五期的《讀書論壇》(Book Forum)竟是個不錯的中庸選擇,雖然源自一度前衛終於老朽的《藝術論壇》,但卻難得地年輕新銳,再加上有重點的主題搭配份量適中的新書評介,是份很不 錯的讀書雞湯。又由於它的出身背景,藝術方面的內容更是比誰都強,很合我的口味,便接連訂購了好幾年。只可惜華文世界裏頭看它的人不多,所以我老是一有機 會就把它推薦給同好。

只喜歡網絡閱讀的新一代也不必擔心,只在網上發行的雜誌反而更能激活日漸衰微的英語報刊的書評傳統,為它注入全新的活力。最好的例子便是《洛杉磯書評》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它時常評論「圖畫小說」和推理驚悚小說等不入《紐約書評》法眼的通俗文學,但取徑嚴肅;同時竟又比所有主流書評雜誌更關注學術書籍,不怕趕客,不懼生僻,難怪短短一年就成了英語書評界新陣地。從紐約來到洛杉磯,莫非美國文化界的西風也將要快壓倒了東風?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道長真章,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