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炎培憶四毫子小說軼事

四毫子小說 10/8/2013 蔡炎培

【蘋果】一九六五年,兜兜轉轉七年之後,總算在台灣讀完書回來見母。人回來了,一時找不著工作,徬徨前路,幸而少年朋友畫家蔡浩泉,早我回來一兩年,其時替明報二老細沈寶新先生主編「星期小說文庫」,每周出書一本,售價四角,坊間一般叫「四毫子小說」。

每本「四毫子小說」約四萬字,稿酬二百塊。周石、浩泉(他以雨季筆名,偶然露一手《咖啡或茶》,小說插畫則是RS,即書內頁的方三)、桑白、沙里和我五人, 在北角錦屏街合租一個小單位,每人每月分攤六十塊租錢,浩泉、桑白、沙里分別在港島有家,並不長駐,大多作為寫字間,只有周石和我駐守大本營,周石是我們的老大哥,所以廚房改裝為他的臥龍居。廳子兩張上下碌架床,只有我這一格常見人影。

亦舒是常客。小妮子非常歡喜浩泉。時而筆落似蠶聲,沙沙沙,幾千字的短篇,不消兩句鐘交卷。時而一聽浩泉自彈自唱,可就如痴如醉,跳起錯體辣身舞來。

一夜,大夥兒酒酣耳熱,浩泉罕有地認真,我們要創建「四毫子文學」!半個世紀過去,西西《本城的故事》,內地學者許為開山之作。中山大學艾曉明教授更認為「在世的中國作家,西西最有資格獲諾貝爾文學獎」。

王無邪、崑南、盧因、西西、戴天、葉維廉,我們這上七頭的一代,至少一步一腳印是可以肯定的。無邪自六十年代起,淡出詩壇,專注寫畫,但我們仍可在他晚年「問道」展,窺見回歸東方的傳統。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