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駿浩讀許禮平《舊日風雲》

讀《舊日風雲》有感 17/8/2013 黎駿浩

【頭條】許禮平先生文章結集出版,取曹唐「風雲暗發談諧外,感會潛生氣概間」句意,起名《舊日風雲》。精裝本封面題字集自顧炎武書扇面,配以宋徽宗草書千字文描金雲龍箋為背景,清貴之氣,逼人而來。

許先生蘋果樹下感人懷事的文字,幾乎每篇我都仔細讀過。這次牛津大學出版社選輯十餘篇連綴成集,展讀之際,竟大有首尾貫徹、環環相扣之感,儼然一部中國近代 史;亦文亦白、亦莊亦諧的筆觸,寫的似乎是翰墨因緣,但至昂揚激越處,入耳的竟是黃花崗起義烈士成仁前的呼號、白色恐怖時期馬場町處決異己的槍聲,至惆悵 低迴處,又隱約分辨得出南來避秦的讀書人齋中筆墨廝磨之聲、久別的知己海天遙望只能用電話交換的一聲叮嚀。

題目縱然沉重,但許先生舉重若輕,娓娓道來,間以哲理,近於老莊況味,尤其《翰墨黃花一例香》一文,寫黃花崗烈士林時塽,旁徵博引,以詩註史,談的既是詩, 也是人,論及「護林殘葉忍辭枝」之句,林時塽志存高遠的心跡,頓時表露無遺。文中又提到,林家一門三代,林鴻年得意,林希村失落,林時塽反叛,正是風雲變 色之際的縮影,此語套用在香港近三十年的是是非非上,豈非若合乎節?

許先生記徐樹錚將軍倫敦考察時,遙念包斯威爾(James Boswell)為大文豪約翰遜(Samuel Johnson)作傳事,曾有「僕僕風塵,忽焉滅沒,不復知後此有人知我姓名與否」之歎。

昔時文士俠骨,儒將風流,聞者神往,見者意傾;舊日風雲,於今寂絕,許先生以「歌哭無端字字真」的襟懷,追記前塵,遠慰徐氏當日英倫一歎,近使今人得覘前賢典範,際此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的亂世,稱為功德無量,有過當否?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