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書難

書到用時 20/8/2013 關麗珊

 【太陽】曾提及撰寫西班牙遊記,已經完成第一稿,但覺得這樣出一本遊記是否有意義呢?

我想將西班牙寫到像阿城筆下的威尼斯,或舒國治筆下的京都,即使未到他們的文化深度,起碼讓讀者有更多文化和視野的閱讀選擇,並非純粹遊記。因為遊記要新和快,文化札記可在一百年後,仍有人認為好看的。

訂立目標那麼高,漸漸發現我為達到目標而感吃力。我不曾長住西班牙,對筆下城市沒有長住的熟悉感覺。我甚至沒有縱深廣闊的閱讀量,看過十多本西班牙的書是不足夠的,不能由任何畫面切入歷史文化,說出不同故事,也許要多看幾十本書啊。

有一章介紹西班牙天才,最熟悉的是畢加索,在各地美術館看過他不少畫和雕刻,看過幾本他的專書,寫的時候才發覺所謂熟悉也不夠熟悉,現在看他的孫女以法文寫的《我的爺爺畢加索》中譯本,看看能否更熟悉畢加索。

我認為寫作是思想和閱歷的結晶,如果出版一百本書跟一本沒有分別,為甚麼要多寫九十九本呢?

無意涉及別人,只是說自己面對的難題,無論看過多少本書,仍覺不足。至今未能字字順手拈來又恰到好處,也未能寫成行雲流水的一本書,然後拈花微笑。拈花微笑是我的寫作理想境界,但此刻只能面對電腦苦笑啊。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