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登山:錢鍾書的影射小說

錢鍾書的影射小說 15/9/2013 蔡登山

【蘋果】中國的小說,有「影射」這一傳統,尤其是在晚清民初時,一些報人寫小說,他們對於時政及社會秘辛知之甚詳,但又不能指名道姓地直接寫,於是將「真事」 改頭換面,人物也改名換姓。其中最著名的是曾樸的《孽海花》,經後人考證出來,它所影射的人物高達二百餘人,其中還相當多的人物,如洪鈞、賽金花等在當時 都是響噹噹的。而我佛山人(吳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亦是此類的小說,該書寫了晚清的梁鼎芬「讓妻」給文廷式的事。梁鼎芬字星海,文廷式字芸閣, 吳趼人以「溫對涼(梁),月對星,江對海」,以「武對文,秀對芸,樓對閣」,於是到小說中就成為「溫月江義讓夫人」,讓給了武秀樓了。

名作家張愛玲、蘇青輩都擅長寫此類小說,《小團圓》、《續結婚十年》都是她們自傳體的小說,熟悉張、蘇兩人生平及交遊的人,不難看出小說所指涉的「真正」人 物。令人意料的是學者兼作家的錢鍾書也寫過影射小說,他在短篇小說〈貓〉裏,描寫三十年代在北平的一批大學教授,文藝作家。雖然他在序中說:「書裏的人物 情事都是憑空臆造的。」但顯然地這是「此地無銀三百両」的說法。吳宓在讀過〈貓〉後,第一時間就說:「其中袁友春似暗指林語堂,曹世昌指沈從文。」之後, 夏志清、湯晏陸續對出一些人來,其中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李建侯、愛默二人,無疑指梁思成、林徽因夫婦,齊頤谷指蕭乾,政論家馬用中即羅隆基,親日作家陸伯麟 即周作人,文藝批評家傅聚卿,則指朱光潛。這些大都是大家所認同的。

但湯晏認為小說中的趙玉山當為趙元任,他根據的理由是:一是他是「甚麼學術機關的主任,這機關裏僱用許多大學畢業生在編輯精專的研究報告」;二是他有個烹飪 權威而且凶悍的老婆;三是他嘴上常掛着一句口頭禪:「發現一個誤字的價值並不亞於哥倫布的發現新大陸。」但一般寫影射小說的,似乎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 是要「改名換姓」,但又怕別人「對」不出來,於是有些有心的作者就會想盡一些辦法,如用反義的字,或諧音的字,以為其人名。因此趙玉山若是影射趙元任那就 不應該姓趙。就湯晏的幾個理由觀之,似乎胡適更應該是被影射的對象,因為當時胡適所握有的學術資源遠遠超過趙元任,再者胡夫人江冬秀燒得一手好菜「一品 鍋」(徽菜),胡適常在家中宴請丁文江、蔣夢麟、任叔永等好友,即為明證。趙元任的夫人楊步偉雖然個性比較強,但還稱不上凶悍,惟有江冬秀足以當之,因此 胡適是有名的PTT(怕老婆)協會的會員。當然最有力的證據是胡適講過一句話:「學問是平等的,發明一個字的古義,與發現一顆恆星,都是一大功績。」這句 話與錢鍾書的原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後來錢鍾書寫了名著《圍城》,其中寫到詩人董斜川,被認為是寫他的好友冒景璠(效魯)。錢鍾書說董斜川「原任捷克中 國公使館軍事參贊,內調回國,尚未到部,善做舊詩,是個大才子」,又稱「董斜川的父親董沂孫是個老名士,雖在民國做官,而不忘前清。斜川才氣甚好,跟著老 子做舊詩」。吳宓也看出錢鍾書所影射之人,他說:「舊詩人董斜川,則指冒廣生之次子冒景璠,鍾書歐遊同歸,且曾唱和甚密者也。」其實吳宓記錯了,冒廣生 (鶴亭)有五個兒子,冒效魯是冒鶴亭的三子不是「次子」,他少年時讀聖約翰大學中學部,英文很有根底。一九二五年「五卅」運動後,由於對帝國主義的憤慨, 他脫離了聖約翰中學,改習俄文,轉入北京俄文專修館法律系,五年後,即一九三○年六月,以第一名畢業,時校名已改為俄文法政學院。之後,又進了以俄文為主 的哈爾濱法政大學。一九三三年,他二十四歲風華正茂就隨同中國駐蘇大使顏惠慶赴蘇當外交官秘書。一九三八年秋,冒效魯結束五年的駐蘇使館的生涯,取道歐洲 回中國,在馬賽舟中,遇到錢鍾書夫婦,錢鍾書一九三七年在英國牛津大學獲副博士學位後,偕夫人楊絳赴法國巴黎大學從事研究,此時也正要回國。兩人一見如 故,扺掌談詩,從此訂交,我們看冒效魯的《叔子詩稿》從馬賽舟中、紅海舟中開始,和默存、槐聚(都是錢鍾書的號)有關的詩篇不下二三十首,兩人的交情可見 一斑。而錢鍾書的《槐聚詩存》與冒效魯唱和的詩也有近二十首。錢鍾書甚至還說他的《談藝錄》得之於冒效魯的鼓勵而寫成的,他在〈小引〉中說:「友人冒景 璠,吾黨言詩有癖者也,督余撰詩話。曰:『咳唾隨風拋擲可惜也。』余頗技癢。」兩人的友誼保持終身。《圍城》中錢鍾書復借趙辛楣之口介紹說:「董太太是美人,一筆好中國畫,跟我們這位斜川兄真是珠聯璧合。」冒效魯夫人賀翹華出身於名門書畫世家,其父賀良樸曾任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會、北京畫學研究會導師,北京 美術專科學校教授,擅長山水亦能詩詞。畫界曾有「北賀南齊(白石)」之稱。據冒
效 魯的女兒冒懷科說其母賀翹華學山水宗「四王」,人物學陳老蓮筆法,十七歲摹石田、石谷的山水卷,有張大千、謝稚柳等名人題識,並給予很高的評價。楊絳在 〈記錢鍾書與《圍城》〉中也承認董斜川「有真人的影子,作者信手拈來,未加融化。」據冒懷科說:「可是當父親『興師問罪』時,錢鍾書矢口否認,『可你硬要 自認斜川,我也沒有辦法……』錢鍾書明明編派父親,卻推得乾乾淨淨,兩人平時互開玩笑慣了。」但據鄭海凌〈銘記錢鍾書先生的教誨〉文中說,錢先生對他說: 「《圍城》裏的一個人物,原型就是你的冒老師,你讀了《圍城》會認出他;你冒老師當年誇自己夫人漂亮,善繪畫,我曾在她畫冊上題詩:絕世人從絕域還,丹青 妙手肯長閒。」錢鍾書自己也承認了董斜川的原型是好友冒效魯。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