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鏗漫談《危險關係》

聖潔的和世俗的愛 19/9/2013 傅鏗

【蘋果】「不幸的是,當我更好地了解你時,我很快便意識到你那迷人的容貌曾經是唯一觸動我之處……。從欣賞你的美貌開始,我已轉入到崇拜你的品德……你的眼神 傳遞出一種毒素,奇妙地發生神效……」這些情意綿綿的甜言蜜語出自於法國18世紀的書信體小說《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第36封信,但人們想像不到的是那位風流公子弗爾蒙子爵(Vicomte de Valmont)為了勾引美貌單純的有夫之婦托薇爾夫人(Madame de Tourvel)的虛托之辭。借用威尼斯畫家提香的名畫《聖潔的和世俗的愛》的寓意來說,法國貴族恰恰是褻瀆了人間最聖潔的情感,用世俗的欲望淹沒了超越世俗的眾生之愛,把男女之間聖潔的愛情轉變成為一場人世間的遊戲。

麥陀依夫人由於得知自己的情人杰高爾侯爵同她十五歲的教女西西爾訂了婚,便唆使舊相好弗爾蒙奪去西西爾的貞操以泄恨;弗爾蒙輕而易舉地採走西西爾的秀花之後,又弄得托薇爾夫人神魂顛倒,痛不欲生,卻沒有想到那位真正與西西爾兩小無猜的小琴師貴族唐聖尼,會找上門來決鬥。最後弗爾蒙死於唐聖尼的劍下,西西爾懷上了弗爾蒙的孩子,唐聖尼則上了麥陀依夫人的床。小說的寓意仿佛是,世間人只要有誘惑,或遲或早總會上鉤;真正的愛情在物質利益和肉體的誘惑之下,更是不堪一擊。

然而兩百多年之後,這部象徵世間人情險惡的小說卻魅力經久不衰,一再被搬上電影熒幕。1988年和1989年,好萊塢推出了兩個版本的忠實改編片,分別由約翰.布克維奇和柯林.費斯(Colin Firth)主演弗爾蒙;法國在1959年和2003年也推出過兩部改編影片。更為令人驚奇的是,2012年底,香港也推出了一部以30年代上海為背景的 《危險關係》。影片由海外作家嚴歌苓編劇,章子怡出演托薇爾夫人的角色。我看中國版電影《危險關係》,主要是想重新回味一下30年代上海的風土人情。可是片中的30年代上海,更像是一個美國萬聖節時用來裝飾的空心南瓜,一眼就看出是用道具搭出來的積木,缺少細節上的真實性;那超級豪華的別墅也更像是在巴黎的郊外。男主角謝易梵仿佛是一位被繁華蛀空的空心人,對於兩性之間的親密情感早已是麻木不仁。

莫洛亞在給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寫的序言中說:「愛情的本質在於愛的對象本非實物,它僅存在於情人的想像之中」,又說:「我們在邂逅相逢時用我們自身的 想像做材料而塑造的那個戀人,與日後作為我們的終生伴侶的那個真實的人毫無關係。」看來法蘭西人傾向於認為聖潔的愛情是虛幻的,世俗的愛欲才更為真實。美國學者Marilyn Yalom在2012年的新書《法國人如何發明了愛情》一書中講到,《危險關係》原著至今仍是法國高中生最後一年的必讀書,這在清教傳統的美國是不可想像 的。作者說,她在二十多歲時讀到那本書時,她領會到了性變態的意義,儘管那種變態帶有魅力。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光影之間,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