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禁書

禁書 21/7/2013 張灼祥

【蘋果】十多年前當過兩年「淫褻物品審裁處」審裁員,那年代,送來審查品物最多的是色情光碟及錄影帶,屬四級還是三級,按照法例指引,歸類容易。倒是送檢書刊該怎樣界定級別,不雅(仍可發售,刊物須封上膠封再出售)再進一級,則不能售賣。負責審裁工作的法官說得幽默:「這年頭,肯看文字的,已不容易,可以的話,寬鬆一點無妨。」因而從不曾試過禁止售賣某本雜誌或某本書。

倘若以此標準來看郭良蕙的《心鎖》,D.H.勞倫斯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這兩部著作的性愛描寫場面,太小兒科了,有什麼好禁呢。

剛 在台北辭世而去的郭良蕙,生於1926年。她出生後兩年,D.H.勞倫斯寫成《查泰萊夫人的情人》,該著作,曾是英國,澳洲禁書,那是1960年代。《心 鎖》,亦一度成為台灣禁書(1963年)。在美國,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六十年代亦成禁書,倒是法國,對文學作品寬容,歡迎禁書在巴黎出版。

蘇聯作家的文學作品,在蘇聯遭受禁賣可理解的,五十年代末的《齊瓦哥醫生》太浪漫了,與共產主義社會格格不入,怎能在蘇聯出現。政治掛帥年代,文學著作,政治不正確,遭受封殺是常規,難見例外。

郭良蕙的小說,比同期台灣作家早走了幾步,某等課題(性愛場面,倫常觀念)仍屬禁忌。當年《心鎖》在台灣遭禁,在香港卻可買來看,卻覺得平平無奇,相對D.H.勞倫斯,亨利米勒作品,郭良蕙寫得算有節制,很含蓄的了。

年歲稍長,重讀《心鎖》,更難有驚喜了。還是D.H.勞倫斯作品耐看,亨利米勒寫性愛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在他的談文說藝作品較為可取,他寫朋友,寫書,寫作家(包括D.H.勞倫斯,三島由紀夫),可見他的生活取向,活得逍遙自由。

審裁處的法官退休前曾說:「好了,好了,往後歲月,不用再看淫褻物品,太單調了。還是古今中外的禁書值得找來欣賞。」

多年過去,這位法官大人到底看了多少本禁書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