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靖夫憶Tom Clancy四篇

懷念湯格蘭斯 7/10/2013 喬靖夫

【東方】上星期傳來流行文壇噩耗:暢銷軍事小說大師湯格蘭斯(Tom Clancy)在醫院逝世,享年66歲,最新一部小說還排在今年12月出版,卻已無法親眼看見。筆者聞此消息頗是難過,格蘭斯自90年代初因作品被改編為電影而全球大紅,我當時也正開始投身寫作,最初幾部書的題材和技巧都受他不少啟發,可說也是我其中一位精神上的寫作老師。

跟許多人一樣,我最初接觸格蘭斯作品也是因為電影《追擊赤色十月》(The Hunt for Red October),還很記得當年是跟一位女同學去看的,結果我看得眉飛色舞,只覺從未欣賞過如此高智慧又具真實感的軍事諜戰片,資料豐富得都來不及接收,兩個多小時的鬥智鬥勇,全無冷場;同時女同學則在我身旁多次睡著,可說是最失敗的一次約會(笑)。

相信不少跟我同年代的男性都愛看格蘭斯小說。他筆下主要幾個系列男主角:從一介中央情報局分析員一直做到美國總統的Jack Ryan,以至特種戰高手John Clark和Ding Chavez,一個個都是有勇有謀有原則的硬漢,男人的楷模。

格蘭斯最為人稱頌的,當然是他的軍事、諜報、科技和政治資料豐富翔實,故事裏的人物都專業而行動縝密,Pro得令人讚嘆。很記得某次剛剛看完他的小說之後,接着看某作家的暢銷小說,同樣是現代諜報解謎與冒險故事,可是一跟格蘭斯筆下專家比較,那本書裏描寫的所謂「精銳」警察,竟像一群童子軍,因此就看不下去了。

格蘭斯小說另一個特色就是視野宏大,故事結構大都是多線同時推進,描寫事件中不同派系和人物的行動,漸漸交織出衝突與暗潮,其布局手法複雜但有條不紊,而且甚具電影感,是上乘的寫作教材。

湯格蘭斯的動作描寫 8/10/2013 喬靖夫

【東方】剛過身的世界暢銷作家湯格蘭斯(Tom Clancy),常被譽為軍事小說大師,以資料認真豐富見稱,但同時他也是第一流的動作小說家,戰鬥場面極有影像感,其寫作技巧同樣值得學習。
 
格蘭斯的動作描寫精彩,當然很大程度跟「真實」和「專業」有關,譬如寫各種備戰與收集情報的細節,一絲不茍,令讀者感受到真實的戰爭裏可容許犯錯的空間甚小,已經營造鋪排出緊張氣氛,場面未正式開打就成功了一半。

我認為他寫動作最出色的其中一部作品就是《彩虹六號》(Rainbow Six),這故事原本是格蘭斯旗下電腦遊戲公司出產的第一身戰術射擊遊戲系列,描寫西方歐美陣營成立的一支跨國超級特種部隊,如何執行最艱難的反恐任務。由於遊戲大受歡迎,而且遊戲裏兩個重要角色John Clark和Ding Chavez,本來就是格蘭斯小說最主要的「Jack Ryan」系列世界裏的兩個重角,他索性就將之寫成小說,成為系列作品的一部(當然另一原因也是為了方便改編電影)。

因題材集中寫反恐,《彩虹六號》大部分情節也是連場刺激的槍戰動作。書中的特種部隊多次出擊的描寫,從拯救人質到進攻恐怖分子巢穴都非常精彩,最令人佩服是格蘭斯筆下每次戰鬥的氣氛、寫法和橋段都各有不同,因此雖然厚厚一部書都是槍戰,卻絕不令人感覺重複沉悶。其實這類特種戰的場面很不容易寫,因為像小隊突襲建築物這類戰況,有很多事情同時發生;可是小說閱讀卻是直線的,不能像影視作品般同時呈現不同畫面。要用文字有條不紊地表達這類複雜的戰鬥,還要保持場面的速度感(因為這類突襲通常在一分鐘之下,甚至十幾秒間就完結),絕不是易事。

湯格蘭斯與影子寫手 9/10/2013 喬靖夫

【東方】湯格蘭斯的軍事諜戰小說最初出版於80年代中期,已經一鳴驚人成為全美暢銷書;到90年代因為連續幾部作品《獵殺紅色十月號》、《愛國者遊戲》及《迫切的危機》改編成荷里活大電影,知名度更倍升並拓展至全球,直至他去世前印量超過1億本之巨,可謂功成名就。

但也正因為市場對格蘭斯小說需求殷切,自90年代中期開始他採取了一個「衍生」策略,在自己主力的Jack Ryan系列之外,開拓了一些「副線」小說系列,仍然掛着Tom Clancy大名,但僱用影子寫手(Ghostwriter)來完成。

第一個這樣進行的應是1995年的《全球大行動》(Op-Center)系列,這個創作計劃最初甚至不是小說,而是格蘭斯與前國務院高官Steve Pieczenik向NBC電視台推銷的電視電影概念,後來通過開拍,格蘭斯等人只提供了主要橋段梗概,由一批編劇幫助完成故事;同時格蘭斯當然沒放過將故事出版成小說,僱用了一位影子寫手Jeff Rovin完成。為了賣書,封面的書名仍大字寫著《Tom Clancy’s Op-Center》,結果當然照賣個滿堂紅。

格蘭斯之後亦以這種「影子寫手」方式開拓了好幾個系列,例如《Net Force》、《Power Plays》和《Ghost Recon》等,有些更是從他旗下電腦遊戲公司開發的遊戲作品衍生的小說,他本人的參與度成疑。這些書的水準相比於他親自寫的小說很有距離,因此這個做法頗為人詬病,而讀者也漸漸開始懂得分辨,凡是「Tom Clancy」後面多了個「’s」的,就不是他寫。

這種做法亦引起讀者懷疑:格蘭斯既然開了請影子寫手的先例,就算是標明他親自著作的小說,會否也有「請槍」成分?這多少令格蘭斯的作品形象受到損害。

湯格蘭斯的遊戲事業 10/10/2013 喬靖夫

【東方】湯格蘭斯既是小說大師,同時另一範疇的事業也很有成績,就是發展電腦遊戲,而且起步頗早。今日當然大家都看見遊戲界已經變成「億億聲」的巨型媒體產業,但格蘭斯早在90年代初就看見遊戲的潛力,在1996年與一位英國海軍潛艇艦長Doug Littlejohns成立了「紅色風暴娛樂」(Red Storm Entertainment)遊戲公司,可見他的目光。

「紅色風暴」雖然挾著軍事大師的名頭闖進遊戲界,但也並非一帆風順,推出以蘇俄權力鬥爭為主題、玩法近似版圖遊戲的創業作《Politika》,和當時甚流行的即時戰略類型遊戲《Dominant Species》,銷量和口碑都麻麻;直到1998年推出了第一身射擊遊戲《彩虹六號》(Rainbow Six)才一鳴驚人,當時同類遊戲大都走超現實科幻路線,節奏快速而玩法簡明;《彩》卻以真實特種戰掛帥,沒有甚麼超強武器或裝甲,與實戰一樣中槍即死,等於在電腦上打War Game,而且講究耐性與隊友合作策劃,因此在網吧格外受歡迎,當年於香港亦非常流行。

格蘭斯沒有浪費在遊戲上得到的成績,倒過來將遊戲衍生成小說出版,其中最成功而也是他親自寫作的,正正是《彩虹六號》,前天本欄已介紹過。正如前文說,由於他這些衍生小說大多找影子寫手操刀,並不及他自己的小說精彩,但靠著遊戲粉絲支持,一樣為格蘭斯賺進不少。

因為這成績,加上格蘭斯的金漆招牌,「紅色風暴」受到法國大型遊戲商育碧軟體(Ubisoft)青睞,在2003年將之收購,之後推出的《Ghost Recon》系列也很成功。2008年雙方更有驚人之舉:格蘭斯將自己「Tom Clancy」名字在電腦遊戲及其衍生產物的使用權,一次過賣了給育碧,交易細節沒有公開,但據報單是首筆付款已達3,000萬美元。這交易當年曾引起格蘭斯讀者恐慌,誤會他連自己小說事業都賣掉,虛驚一場。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