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梓靈:短篇小說的深度

短篇小說的深度 22/10/2013 鄭梓靈

【晴報】諾貝爾文學獎揭曉,得獎人是擅寫短篇小說的愛麗絲.門羅。除了再次教村上春樹的支持者失望外(雖然他本人可能沒甚麼感覺),也引起短篇小說重要性的爭論。

在香港出版短篇著作賣得較差是可以預期的,但短篇的難度一點不比長篇低,它可以盛載的分量也不比長篇輕。

在美國作家葉慈的短篇小說集《十一種孤獨》裏,有一男主角一心想當作家,他遇到一個當的士司機的男人,自稱有滿腦子主意,想出書但不懂得寫,要請人代筆,他便去應徵。的士司機要知道他是不是寫作的材料,於是問了他一條問題:假設某人寫一封信給你說:我今天沒時間給你寫封短信,所以只好寫了一封長信。你知道這話是甚麼意思?

那意思就是,要寫出精簡的文章難度比長文更高,短的可能比長的更花時間。這有點像海明威的冰山一角理論。你看到的十萬字小說,背後起碼有三十萬字的計劃,作者的職責就是要挑出甚麼該寫甚麼不該寫。重要的不是篇幅長短,而是背後的深度。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靈光一瞬,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