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明儀談「一息尚存書要讀」兩篇

黃霑:一息尚存書要讀 23/10/2013 鄧明儀

【晴報】我有鋪買書癮,每次入到書店,如同一個飢腸轆轆的人尋找食物一樣,四處尋書看書買書,不問種類、不看價錢的買。漸漸愈買愈多,與書同住。

剛搬新居,最頭痛的是搬書,十多個大紙皮箱裝滿書,有些是心頭好,會重讀,捨不得丟棄;有些是膠袋也未拆的新書,還未讀,又捨不得丟;有些是作家好友們親筆 簽名送贈的,物輕情重,不好意思丟!整理間,如挖掘寶藏,發現了霑叔送的《浪蕩人生路》,以秀麗的書法寫上:「明儀哂正:黃霑鞠躬,九八年秋」,附加霑叔以圖章蓋印,更彌足珍貴!

一本書,喚回了我對霑叔的回憶,難忘這位集我行我素與審時度勢於一身的才子,以及他滄海放浪的笑聲。記得他曾跟我說,有次在一元一本的二手書攤,找到自己親 筆簽名送好友的著作,他氣得立即找好友晦氣,指對方若不想要他的書,可選擇物歸原主。因此,我從不隨便丟棄別人真心誠意送我的書。
霑叔寫道:「半生,以『一息尚存書要讀』為座右,堅信書中世界,是進步與享受之源。」雖然他已不在,但書還是要讀的。正如他常笑說,一書在手,過癮!

續談「一息尚存書要讀」 24/10/2013 鄧明儀

【晴報】昨日提到霑叔曾寫道:「一息尚存書要讀。」公認貪玩的他說,書中話雖不可盡信,但書還是要讀的。

對 於我這70後的人來說,也不管是否「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或「一日不讀書,言語乏味;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青青年少時只知道,最廉價 又最實際的娛樂是看書,十元八塊,就能買一個良伴;買不起書,可以租書,一口氣租一套亦舒、瓊瑤、衛斯理或金庸,三兩日閱畢,還可與同學交換看後作話題, 甚至讀到一些偉大作品後,彷彿永遠和它們在一起。

可惜,這一代對文字有興趣的年輕人,可說瀕臨絕種,就連我教大學的傳理系或新聞系學生,也坦言絕少碰書或報紙,看見這種現象,只能搖頭慨嘆:「我們那個年代真幸福!」不讀書,就等如一支筆沒墨水,如何寫出好文章?除非你是李白、杜甫、曹雪芹這等天才轉世。

學生Joyce常問我借書看,我打趣說:「你大概可以放入侏羅紀公園了。」其實內心欣慰笑說:「有借有還。」有幸做人,有幸識字,有幸沒生於文革年代,卻有書不看,是「有福唔識享」吧!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