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從Stephen King談到兩岸出版

傅月庵談斯蒂芬.金 讀好小說就像「蒸桑拿」
28/10/2013 章蘿蘭

【文匯】早前,應九久讀書人之邀,台灣著名出版人傅月庵來到上海,以「從《肖申克的救贖》到《黑暗塔》故事大師斯蒂芬.金(Stephen King)的世界」為主題,訴說他與斯蒂芬.金的「情緣」。

_08VV001_
傅月庵(左)訴說他與斯蒂芬.金的「情緣」。本報上海傳真

談及斯蒂芬.金作為暢銷小說家的爭議,傅月庵說,小說只分為兩種,不是純文學與大眾文學,而是好小說與壞小說。他將讀一本好小說,比作是「蒸桑拿」,整個人 生都像被洗滌了一次。而在傅月庵看來,斯蒂芬.金遠比一般的通俗小說家高明,二流的小說家僅僅讓讀者有「感覺」,但一流的小說家卻令讀者「感動」。在此意義上,斯蒂芬.金無疑是一流的小說家。

好小說以文窺人
傅月庵回憶,1980年代的台灣,與美國尚未有著作協定,只要哪本書登上了 紐約排行榜,台灣出版界就會迅速翻譯過來,斯蒂芬.金的作品就是這樣來到了台灣。「就像大部分的文學青年,我當時一直都有偏見,總覺得我要讀的是嚴肅主題 的文學,這種通俗文學質量太差,我不要讀,」傅月庵說,「直至10多年以後,發現周圍的人都在誇讚斯蒂芬.金,出於好奇找了本看看,才發現自己錯過了十 年。」

1990年代,斯蒂芬.金卻已是台灣的「票房毒瘤」,出他的作品幾乎悉數賠錢,故事大師因此被「勢力」的出版界「雪藏」。不過,彼時的傅月庵卻十分鍾愛斯蒂芬.金,在出版社工作的他於是反其道而行之,再度購買了斯蒂芬.金的版權。

「一本好的小說,就像是一面鏡子,你會在其中照出很多自己想找到的東西。」傅月庵認為,這是一流小說家區別於二流小說家的關鍵所在,「斯蒂芬.金即便是在寫一部恐怖、奇幻小說,你也可以從中窺視人性。」

「比如他寫《閃靈》,描繪了一位作家對江郎才盡的焦慮,困在大旅館中,漸漸與自己為敵,人性黑暗面的存在是不容置疑的,在同樣的環境中,我們會不會也將如此? 這就是小說帶給我們的思考與感動。」傅月庵說,「二流的小說家只是讓人有感覺,這種感覺甚至有些氾濫,讓讀者沉溺在『偶像劇』中難以自拔,但一流的小說家 卻令人感動,人性是什麼,未來的路何去何從,可以在小說中找到答案。」

至於對斯蒂芬.金文學地位的爭議,傅月庵認為,以嚴肅與通俗區分好 小說與壞小說是不成立的,「我覺 得小說只有兩種,不是分為純文學小說或是大眾文學,而是好小說與壞小說。壞小說就毋須探討了,所謂的好小說是讀過之後,對你的人生有所啟發,就好像蒸了一 次桑拿,整個人生被洗滌了一次,你出來的時候覺得很痛快。」

與台灣的情況不同,中國內地的讀者大部分是先成為斯蒂芬.金改編電影的影迷,之後才閱讀斯蒂芬.金的作品。坊間亦常常有評論說,斯蒂芬.金的書沒有電影精彩。

不過,傅月庵並不同意,「我覺得不是這樣,於我個人而言,讀小說可以讓想像無限放大,一旦小說情節具化成影像,其實小說本身就被關起來,被限制住了,我通常是先看小說再看電影,甚至根本不看電影只看小說。」

兩岸翻譯各有特色
中國內地各大出版社近年來瘋狂重譯世界名著,導致翻譯質量下降,台譯本因此在文學青年中頗受熱捧。 但在傅月庵看來,兩地的翻譯互有長短,各有特色,好壞優劣不能一概而論。「並不能說台譯本就比較好,台灣與美國、日本關係密切,所以英語和日語的翻譯可能 台灣較大陸略強些,特別是日語的翻譯在台灣沒有問題,」傅月庵說,「但這個強並不是針對文字而言,所謂的強只是台灣文化界對於日本、美國這些國家的生活習 慣、常用表達等細節方面的理解比較準確。」

「但對生活細節的把握,其實也不能算是障礙,隨覑大陸與其他國家的接觸越來越密切,更多的人去 國外居住或旅遊,對生活細節的理解就不再是問題,當然就目前而言,台灣在英語和日語方面的翻譯確實略強些。」若在其他語言方面,傅月庵認為,台灣的翻譯界 幾乎沒有太大優勢,「以丹麥為例,台灣翻譯《安徒生童話》都是從英語譯過來,比如若要翻譯阿拉伯語,台灣就束手無策了,其他語言像捷克、斯拉夫、俄文,台 灣的大學一共才兩個系,能培養多少人才呢?」

文學是無用之用
現場有讀者希望傅月庵能夠介紹適合兒童閱讀的書籍,對此,傅月庵認 為,做父母的不要太小看孩子,小孩子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他要有閱讀的習慣,而不是他讀什麼,「我們自己小時候也是如此,家長越不讓我們看的書,我們越想 看,中國人講一句話,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可是誰不是很小的時候就偷偷把這些都讀完了?讀書無禁區,讀書就好比買衣服,你不要覺得這件衣服好, 就讓小孩子穿,而應該讓小孩子自己買衣服,久而久之他就知道哪一件衣服好,哪件衣服不好,所以如何養成他的閱讀習慣才是關鍵所在。」

在傅月庵看來,雖然文學修養並非活下去的「必需品」,但多讀書能夠讓人更加游刃有餘地面對人生。 「你的人生可能會因為讀書,而獲得更多回轉的空間,如果邂逅困難,你或許會覺得並沒有那麼嚴重,」傅月庵說,「文學於你而言,往往不會有實際的作用,但無 用之用才是大用,當你最無助的時候往往是無用的東西救了你。」

傅月庵現在擔任台灣二手書店「茉莉」的執行總監,經營獨立書店,他自有一套 「職業操守」,其中最重要的是,二手書店決不能接受和出售從出版社倉庫出來的新書。「如果是讀者轉賣的新書,我們可以接受,如果是出版社從倉庫直接出來的新書,決不能接受。更不能看到《哈利.波特》好賣就偷偷去進新書,而應該等到半年後看完書的人賣出來才可以。這是基本的倫理,這樣獨立二手書店才有尊嚴。」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