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靖夫話南派武俠小說四篇

「南少林」起源說 15/10/2013 喬靖夫

【東方】昨天談到詠春派因為有人倡議往嵩山少林寺認祖歸宗,因而引發的爭議。詠春拳跟很 多南派拳術一樣,都尊奉「南少林」武術為始祖,但這段歷史由於只是代代口述而缺乏文獻佐證,而且夾雜許多野史與坊間傳說,成分真偽一直存疑;傳說中被清廷 焚毀的所謂「南少林」,寺院的確實地點到底在何處,甚至是否真有其寺,更是言人人殊,尤其近年內地有不同的寺院出來紛紛爭認自己就是「南少林寺」(當然一 大原因是為了爭奪旅遊價值), 令這問題更形複雜。

關於南少林英雄傳說,現存文字記載較早的應是清末一部俠義小說《聖朝鼎盛萬年青》,方 世玉打擂台、胡惠乾打機房等家喻戶曉的情節皆有記載。有趣的是,書中反清復明的少林弟子俱被寫成反派,最後被白眉道人等聯同清兵大破少林殺清光。這個相信是當年避免出版被禁而迫不得已改寫,後來到50年代香港作家我是山人的武俠小說就「撥亂反正」了。而小說裏五枚師太(也是詠春派傳說的始祖)的角色竟是少 林敵人,另一些說法卻又指她是火燒少林寺後逃亡的「少林五祖」之一,可見當時這些坊間傳說如何混亂,難以澄清。

「南少林」武術起源另有一 個較合理的說法,就是這些南派拳術,實際上就是反清復明的洪門組織內傳習的武術,後來咸豐四年洪門響應太平軍起事最終失敗,匿藏的洪門人士於是訛稱「少林 弟子」以相認,所傳拳術也就稱為少林功夫。這說法其一佐證是,洪門流傳的口述史也包括了火燒少林寺事跡;此外清末一部名為《少林宗法》的武術書,也多番暗 示「少林」實際就是「洪門」。

此論雖非實證,不過相比往遙遠的河南嵩山尋祖,至少更有根據。問題是今時今日,如果找洪門三合會來認祖歸宗,那豈非大件事?

我是山人的南派武俠(上) 22/10/2013 喬靖夫

【東方】上星期因為一宗「詠春派重歸少林」的武林爭議,談到「火燒南少林寺」傳說,意猶未盡。前文就提及過,南少林英雄故事,成文作品最初見於清末小說、講述乾隆皇下江南的《聖朝鼎盛萬年青》;到30、40年代有多位廣州小說家根據其中情節,改編成一系列廣東英雄 技擊小說,稱為「粵派」或「南派」武俠(以跟當時還珠樓主、平江不肖生和王度廬等的「北派」分別)。這「南派」傳統至解放後於香港延續,其中較有名氣的作家就是我是山人,於50年代曾風行一時。

關於我是山人前輩的個人資料不多,據考究我是山人原名陳勁,原籍廣東新會,生卒年不詳,報人出 身,最初寫武俠是在抗戰勝利後,於廣州報章連載三德和尚的故事而打響名堂,解放後南來香港,進入寫作生涯高峰期。當時香港只有三份大報,不屑連載通俗的武俠小 說(直到1954年梁羽生和金庸才打開報章連載武俠的風潮),我是山人的小說只能出版成廉價的薄裝書,結果甚受坊間歡迎,聽說每冊銷量以萬計。

我是山人著作頗豐,直到60年代創作出許多少林英雄及廣東好漢故事,如《三德和尚》及《洪熙官》系列、《方世玉與胡惠乾》、《佛山贊先生》等。之後相信因金、梁等新派武俠大家興起,而漸漸不再流行,不過我記憶中小時候(70年代至80年代初)仍有繼續出版,公共圖書館的我是山人系列也很齊全,仍有一群捧場 客。

我是山人的技擊小說我從前只看過小量,因他的書從前為廉價讀物,排版密密麻麻,字體細小又少分段(之後的再版和翻版書都沒有重排), 少 年的我自然覺得不吸引;近來才發覺是個寶庫,卻已難找得齊全。其作品故事簡單,正邪分明,主要賣點還是在技擊描寫上,打鬥招式許多取材自真實的嶺南拳術, 硬橋硬馬過招,練武者特別看得過癮。

我是山人的南派武俠(中) 23/10/2013 喬靖夫

【東方】我是山人的少林 英雄小說,我最喜歡的是方世玉故事,從方世玉打擂台踢死雷老虎;李小環為夫報仇惡鬥護子心切的苗翠花;五枚師太出山與李巴山決戰梅花樁;繼而是方世玉上少 林學藝,再引出胡惠乾偷下少林打機房,掀起少林武當大決戰的情節……雖是少年時看的書,今天還是記憶深刻。

這小說系列以技擊描寫為主,題 材則偏向簡單,因目標讀者是廣東人,正邪皆以民族或省族劃分。如雷老虎是北方武師,在杭州設館擺擂台,掛著「拳打廣東一省,腳踢蘇杭二州」的對聯,14歲 的方世玉不甘廣東人受辱而上台挑戰,於是成了當然的正派--即使方世玉其實用上了護心鏡和內藏利刃的九環劍靴等武器在徒手打擂台中取勝,其實不大光彩;而 書中描寫武當派向旗人授武,又甘為滿清鷹犬,與反清復明的少林弟子更是正邪分明。究其原因,可能是那一代的作家經歷日寇侵華之痛,故國族意識特別強烈,並 在小說故事裏作投射。

此外這些少林故事的技擊打鬥描寫,即以今日角度看仍是風格暴烈,書內武人動不動就因意氣交手,毆鬥死人更是平常事, 少林武當兩派你來我往濺血復仇,更有幫會火併的氣味,相比後來新派武俠常有的「文鬥」或 「較技」,可能沒那麼有趣,但更符合《水滸傳》以來「快意恩仇」的傳統,而且更符合現實中舊時武人「踢館」風範。

我是山人另一特色是「三 及第」寫法,即文言、白話、粵語三種語文混合書寫,這種廣東/香港文學的傳統,今日幾近失傳。「三及第」文並非胡亂拼湊,作者非有深厚文字根柢不可,要以 簡約優雅的文言,配合靈活抵死的粵語,中間再調和以白話文令人易讀易懂,並非人人能夠掌握。據知我是山人的小說在內地及台灣都有盜版,但內文的粵語部分都 被修改,這對原作者實在有失敬重。

我是山人的南派武俠(下) 24/10/2013 喬靖夫

【東方】關 於我是山人前輩的資料太少,但他既然擅長寫技擊小說,裏面的打鬥一招一式又很細緻,可以猜想他本人應有一定功夫底子,或至少跟武林中人有密切交往(以前者 居多,因從前通俗小說連載時間緊迫,難以想像要常常在寫作中途找武人指點)。他筆下武師有的真有其人,譬如佛山詠春梁贊,或黃飛鴻師祖陸阿采;至於另一些 如至善禪師、五枚師太、洪熙官、方世玉及胡惠乾等,可說屬半傳說人物,雖然確有真實的拳術門派尊奉他們為祖師,但一般武術史研究並不完全信納,即使其人存 在,生涯經歷也必不如小說描寫。

我是山人等南派武俠作家所寫的廣東少林英雄故事影響巨大,且轉化成各種不同媒體,早在50、60年代已經改編為電台天空小說;朱愚齋寫的黃飛鴻傳記小說,更直接衍生了黃飛鴻電影系列,數十年來一拍過百部, 到今天都是世界紀錄;70至80年代香港功夫片抬頭,其中兩位大家張徹和劉家良都拍過多部少林英雄電影,不論故事情節和硬橋硬馬打鬥風格,相信都受我是山 人很大啟發,並奠定香港功夫動作片的基石,直到現在還在影響世界。算起來即使是筆者的武俠小說,著重實感武打的風格其實也是受惠於這個傳統。

我是山人的小說,雖然因為太過集中於技擊描寫,輕忽了情節及人物性格的構想,致令文學價值有限,但仍然是很重要的本地文化遺產。香港的我是山人作品一向由老 牌的陳湘記書局出版,看數年前報道說該書局曾有意重新編排印行,不過只聞樓梯響,現在到該書局尋找仍只見殘缺不全的幾部。其實現在香港本土文化風潮正旺, 我認為正是重刊這些小說的好時機,假如能善加包裝及解說,重新向年輕一代介紹,將有一定的回響,也是甚有意義的文化保育。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