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翠珊閱讀

《大藍湖》導演曾翠珊:閱讀是一種修行 
8/11/2013 吳世寧

【明報】曾翠珊在電話中說:「你沿著蠔涌河一直前行,我們就在中間相會吧。」蠔涌河河水很淺,慢慢的流動,遠看幾乎靜止不動,走著走著,又想起《大藍湖》 裏的唐寧和周俊偉,尋找那沉澱記憶情感的大藍湖,與一排排房子和樹下老人拼成一道寧謐村落風景。在蠔涌河中段迎上了笑容滿面的曾翠珊,由她帶我們走到她那在村屋地下的家。曾翠珊的書櫃不大,也出奇地與一旁的田園風味沙發搭配,顯得恬然舒適, 一切似乎只能在遠離都市繁囂的蠔涌村,才能顯得如此恰當。

_08VV006_
《大藍湖》導演曾翠珊最近愛上鑽研禪修佛學方面的書籍。

曾翠珊profile
電影導演,所執導的第二部長片《大藍湖》榮獲2012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及獲選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11年度推薦電影。她於2001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系,主修音響設計,2005年完成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碩士課程,首部劇情短片《寂寞星球》獲第十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ifva)公開組銀獎。其他作品包括劇情短片《楓丹白露》、長片《戀人路上》 及紀錄短片《冷雨盛夏》。現為「河上風光」製作總監。

影像與文字雖是不同媒介,但兩者同樣是觀看及呈現世界的方式,可以浪漫可以冷峻。所以導演曾翠珊愛閱讀,也不太教人意外。「小時候媽媽帶我們去東急百貨,她去買東西,我們便在圖書區看日本漫畫雜誌。」曾翠珊說。長成少女後,抱著對世界的浪漫化想像,曾翠珊轉而愛讀言情小說:「初中時,喜歡讀岑海倫、亦舒、瓊瑤的小說,都是一些王子公主式的愛情故事,哈哈。」

到在演藝學院修讀電影時,又忽而接觸到一個更廣闊的藝術世界:「雖然我主修的是電影,但就讀演藝學院幫助我接觸其他界別的藝術,像是Fine Arts、戲劇等,於是也主動尋找相關的書來看。」曾翠珊也從亦舒等人所塑造的多情又悲愴的情愛世界,跳到以強烈風格見稱的黃碧雲的冷峻與殘酷:「黃碧雲的小說具有女性的觸覺和敏銳,同時講出人性幽暗一面,這種深入的挖掘甚至可以用『刻薄』來形容。」這種「刻薄」不是指作家氣量太小;而是她冷眼觀看人世, 看得透徹凌厲,道破我們不願承認的殘酷現實。不過曾翠珊又忽然說:「不過我現在追求真善美,哈哈。」指的是目前她不停鑽研的佛學禪修書籍。對曾翠珊而言, 書本有如穿衣,這陣子愛穿民族風,就不停穿同一種風格的衣服,有些衣服不合眼,但放久了漸漸又重新愛上,讀得隨心所欲。

人物傳記 了解成長變化
《大藍湖》不止講種種關於西貢蠔涌的鄉愁,從母親腦退化症的失落記憶,男女主角尋找過去掉落時光的過程,還呈現了導演對於時空變化推移的思考。曾翠珊說:「電影是時間的藝術,講人的心理變化,時間如何改變一個人。所以我喜歡看人物傳記,了解他們人生裏的各樣成長變化。」經歷過二戰逃難、集中營亡母、懷孕妻子被殺、孌童官司等曲折經歷的導演波蘭斯基的自傳Roman by Polanski是她最鍾愛的人物傳記之一:「波蘭斯基在此書中有講當時被起訴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關係的原因,他有坦誠地講出自己的內心世界。」曾翠珊表 示閱讀他的自傳並非出於獵奇心態,而是希望在主流道德批判以外了解這位導演的所思所感。在教育成長方面,她愛看刊出龍應台與其兒子安德烈之間的書信的《親愛的安德烈》。在這三十六封家書中,兩代人討論政治社會以至文化生活,火花迸發之餘,也看到教育與愛。「在這本書看到作為家長的如何苦心孤詣的設法與子女 溝通,也看到教育如何影響子女看世界的方式。因為我一直也有在院校教書,也常常思索有關教育的問題。」曾翠珊說。

_08VV010_
風格強烈、善於刻劃人性陰暗面的黃碧雲是曾翠珊最欣賞的作家之一。

_08VV001_
龍應台與兒子安德烈合著的《親愛的安德烈》,從兩人書信往來,表現了母子之間的交流與關愛。

_08VV005_
名導波蘭斯基在自傳Roman by Polanski裏敘述自己一生曲折的經歷。

_08VV004_
曾翠珊把師父邱守成所寫的《心悟傳奇》放在床頭,提醒自己不要惰於靈性修煉。

_08VV011_
台灣出版的《鄉間小路》雜誌介紹了各種依節氣出產的食材。

_08VV002_
余華新作《第七天》以鬼魂作第一身敘述,引領讀者進入一個不一樣的死後世界。

台灣《鄉間小路》 細味食材
許多曾破格創新的畫家,到晚年時期總愛回歸自然,嘗試從樸實的風景畫中靠近藝術的本質;而中國文人亦有歸隱田園的傳統,每當在朝廷懷才不遇時,總退居鄉間。然而在蠔涌出生及長大的曾翠珊,自小就生活在田園之中,大自然於她,不是用 來逃逸的:「我喜歡大自然的一切,因為它讓我們覺得人在宇宙裏十分渺小。」一直喜歡行山的她,近來對食物議題大感興趣:「小時候從不介意食物的來源及故事。現在在這食物大量工業化生產的年代,我開始思考更多關於食物的問題:它們從哪裏來?是怎樣種出來的?生產的方式對環境造成什麼影響?」她所推介的台灣 雜誌《鄉間小路》,介紹各種依節氣生產的食材,以食物引領讀者進入更綠更健康的鄉郊生活。她興致勃勃的展示她所儲起的《鄉間生活》,以各種食物為題為封面:菇、雞蛋、紅豆……全是生活上毫不起眼的平凡食材,然而娓娓道來的故事讀起來趣味盎然。

佛學禪書 紓解創作糾結
書本不但是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也可以是一塊映照自我的鏡子,讓人通過內省而了解自己。曾翠珊說:「因為創作過程中內心有許多糾結,所以希望能在禪及佛學中找到平衡。」她稱禪書艱澀難讀,需要時間及心力灌注,因此閱讀過程本身也是一種修行:「禪書太難明白了。但是閱讀禪書就像一個療程,像是看《聖經》般,閒時讀一個章節,也能令自己的想法有所改變。」曾翠珊脇頭也放著一本擲地 有聲的《心悟傳奇》,由師父邱守成居士所寫,曾翠珊笑說見此書如見師父,提醒著她要修行、不敢怠慢。不知是否最近研讀佛學心經,曾翠珊談作家余華八年以來 的新小說《第七天》,也別有一番禪味:「我一向很喜歡余華,覺得他幽默抵死。這本書從一個鬼魂的角度出發,回顧自己的一生及身邊的人,及描繪了人死後的幽靈世界。」這不是但丁筆下的可怖煉獄,相反地,死後的世界是一個平和之境,消弭了階級、政治等差異,生前針鋒相對的敵人們也可變得老友鬼鬼。「我常思考, 人應如何對待死亡這回事?最近身邊不停有人過身,有時我會想,你可曾真正了解逝去的人?大愛無聲,倘若所逝去的人是你真的很愛的,也無話可說。」曾翠珊相信逝去的人不曾消失,只不過去了另一個空間,最近她外婆過身,她也不時與她對話,相信她在遙遠的一方也會聽見。

理想假期:旅途中讀好書
自去年在電影金像獎憑《大藍湖》奪得最佳新晉導演一獎後,曾翠珊的工作接踵而來,去年參加歌德學院的藝術家交流計劃,在柏林待了兩個月,現在又將出發到上海開拍一套商業電影。在馬不停蹄的工作間,曾翠珊想像著這樣的理想假期:「我 希望下次放假去旅行,可以一直的看書。」慨嘆生活繁瑣事情太多,難以一氣呵成的閱讀,所以出國旅行接連讀上好幾本書才是正經事。訪問末段,請曾翠珊為當下 社會的香港人推介一本書,本以為必定是一本關於靜修的禪書,誰知道她拿出Tim Burton的畫集:The Melancholy Death of Oyster Boy and Other Stories,一打開就是一個得意故事——Staring Girl,一個常常盯著別人看的女孩子,終於贏得瞪視比賽冠軍,還開心地讓兩顆眼球到海灘度假。雖然聽覑有點無稽,但是有著Tim Burton一貫離經叛道的黑色幽默。「我希望香港社會能有多一點輕鬆幽默。這不等於我們要漠視公義,只是我認為有些事情不能直接硬碰硬,需靠不同的方式來面對。」這讓我想起《大藍湖》裏,讀戲劇的唐寧教蠔涌村裏的老人家演戲,讓他們在大樹上的廣場,站著演著自己生命的戲,優雅地對抗歷史的善忘。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笑容。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