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出版另類遊記的難處

執迷中的革命 4/11/2013 林慧美

【東方】「創作本身需要一種顛覆精神,需要一種造反精神,創作本質就是一種革命。黑夜給了我黑色眼睛,我用他來尋找光明;夢想在黑暗中更加鏗鏘,正如所有吶喊在沉默中更加漂亮。」作詞人林夕在HKTV員工集會中曾分享過的一番話,他說用於提醒自己在漫長創作路中,可以如何步向光明。聽罷,我切實的感同身受。

我知還未夠班跟這位神級創作人相提並論,但寫字都屬創作的一種,顛覆革新的理想自己從來都有的,可惜一開始已被打沉了多次。

話說當年買食玩旅遊書佔據香港書壇,過江的台灣好書亦沒現在的多元化,當時的我在想:「香港的旅人不止於只好買食玩吧?總有一小撮人如我般喜愛作無聊的流浪旅行。」抱著這主觀概念,終於有出版商肯給我出書(當然有代價啦),大膽地寫了本《日本田舍散步紀行》出來,估不到又有些少讀者支持。可惜,後來卻被出版商欺壓,然後談過多間都談不攏。我明白香港人工作壓力大,難得有假期便要盡可能大吃大喝大買來抵償物質與口舌之欲,我亦明白出版社並非善堂,要書籍賺錢實在無可厚非。

然後傾好了一家寫文化學習旅行更交了稿,但那高層卻突然改變初衷要我改寫作教人如何到日本賺錢去?為出而出失了原意,對不起,我還在執迷中等待革命的來臨。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旅遊人誌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