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談我孫子武丸《殺戮之病》

(警告:內有關鍵劇情,未看勿入!)

重口味的我孫子武丸 18/11/2013 湯禎兆

【文匯】說我孫子武丸重口味,大抵沒有甚麼人會有異議。事實上,對於以屍姦為題材的《殺戮之病》(1992)可以在海峽兩岸同時推出中譯本,也不可不說是出版 自由的體現。在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出身的我孫子武丸,在「長男」綾辻行人及「次男」法月綸太郎的陰影下,以第三新人身份於1989年才以《8的殺人》 出道,並掀起「速水兄妹系列」一口氣寫下三部曲的他,大抵可說是最雜食多棲的推理小說家。他既參與漫畫創作(如《超能之手》及《半熟探偵團》),更是著名 的電玩遊戲系列《恐怖驚魂夜》的原作人,由此可見「不務正業」正是他的本格正色。

殺戮的盡頭
是的,我也是從《殺戮之病》開始認識我孫子武丸,儘管故事背景與震驚日本的「宮崎勤事件」(1988-1989)有一定關連,同是以變態屍姦狂人的連續殺人事件為本事,但我認為小說的內涵絕 不僅限於煽情取寵的獵奇趣味。當然,我孫子武丸沒有忘記自己的推理小說研究會背景出身,在小說通篇經營敘述性詭計,一直引導讀者把變態殺人狂鎖定為蒲生 稔,並製造諸多幻象讓人以為他是雅子的兒子,直到最後一頁才揭破原來稔是雅子的丈夫,是一名四十三歲的大學副教授,被逮捕時正在對殺害了的生母進行屍姦, 從而也呼應了小說前半部分一名犯罪心理學教授竹田信的分析:考慮到兇手切除死者生殖器的手法,我敢肯定十有八九是知識分子。作者刻意透過受害人稱呼兇手為 「大叔」,以及盡量不讓雅子丈夫在正常的敘述章節出現, 正是要達至出乎意料之外,卻合乎情理之中的詭計設定,這一點他可說是成功的,但我認為此絕非本書的最大成就所在。

夏來健次在〈後設人道主義序說--我孫子武丸論〉中,認為《殺戮之病》應與「速水兄妹系列」末作 《默比斯的殺人》(默比斯即著名的法國漫畫家Moebius,1990)並讀才能釋出端倪。他指出兩作看上來好像有相似的結構,但仔細看清便見到重要的反 面對立關係。兩作冒頭均出現無差別的連續殺人事件,而且也是以第三人稱的方式展開敘述。前者是椎名俊夫,後者是蒲生稔;前者把殺人視為一種遊戲,以絕不躊 躇的態度把毫無關係的他者一一殺害,後者則以屍姦為目的,於是偶發性地把年輕女子獵殺。遊戲化及屍姦的殺人目的,其實指涉更複雜的對立關係。

以遊戲化為殺人目的,即把自然加以數碼化,也是確信可與自然重建連繫的方向。而以屍姦為目的,即以反對從屬於自然的行為,作為抗拒的象徵顯示--所以椎名俊 夫可說是信奉回歸自然的反人道主義者,而蒲生稔反過來則是一名透過實踐反自然行為的後設人道主義者。他所指的後設人道主義,乃用來形容透過非正常手段,甚 至以犯罪以及時常超逾倫常底線的行為表現,來推翻眾人及社會的接受限界,但從中卻反映出一種對人間無限戀棧的異常愛慾態度來。

母親的反映
夏來健次認為我孫子武丸正好以兩名兇手對母親的態度,來顯示出他們對人道主義不同的立場。當椎名俊夫的母親擔心他沉迷於冶遊性戲,他直接流露出不滿,認為母 親這類嘮叨且低等的動物,完全豬狗不如,由此而投射出對人間秩序的深切厭惡。簡言之,就是強化了自己逃離母親胎體的意欲,而希望直接回到自然的世界,而自 然世界沒有倫理價值的判斷,正好成為他殺人無責任化的理據支持。反過來說,蒲生稔在家中看到母親的睡姿,直承感到無比的美麗,於是與母親結合以回歸母體, 正是內在的人道主義扭曲層次。正因為此,最終殺母屍姦的變異邏輯才怪異地成立。

我得承認深究變態殺人狂的心理構造,的而且確令人勞累且不可能避免世界顛倒的錯愕,但既然現實情節早較小說的虛構來得更曲折離奇,那麼大抵正視人間的黑暗面,才是存活下去的不二法門。

殺戮之病
作者:我孫子武丸
譯者:杜信彰
出版:獨步文化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