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七惠《文匯》專訪

青山七惠:從小津安二郎到特呂弗 
18/11/2013 章蘿蘭

【文匯】青山七惠攜轉型之作《我的男友》來到中國,接受採訪時亦是三句不離「轉型」。她自認性格善變, 改變遠比堅持來得容易。在她看來,如果《一個人的好天氣》令人聯想到小津安二郎的悠緩,《我的男友》則充盈著特呂弗的明快。同樣改變的還有選材口味,在完 成了一部關於慾望、嫉妒的小說後,青山七惠甚至對暴力題材也躍躍欲試,據稱這將是她下一部作品的主題,決意要顛覆過往的小清新形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日本 「80」後新銳女作家青山七惠,畢業於築波大學圖書館信息專業。2005年,處女作《窗燈》獲得第42屆日本文藝獎,兩年後《一個人的好天氣》再獲芥川 獎,從此聲名鵲起。2009年,青山七惠的短篇小說《碎片》又將川端康成文學獎收入囊中,並刷新該獎項歷史上最年輕獲得者的紀錄。青山七惠迄今在日本出版 長短篇小說十餘部,除了《窗燈》、《一個人的好天氣》、《溫柔的歎息》、《碎片》等被譯成中文外,長篇小說《我的男友》日前也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引進出版。 青山七惠因此專程赴上海、北京、廣州三地,就《我的男友》中譯本召開多場讀者交流會。

新作勇於求變
從「飛特族」的我行我素,到年 輕OL的愛與哀愁,再到父女關係中沉默但又不失默契的代際溝通,青山七惠一直擅長描寫年輕一代在成長過程中的迷茫心緒,捕捉人與人之間微妙而豐富的關係。 其首部長篇《我的男友》依舊鎖定青年人的生活,與以往不同的是,該作拋棄了女性視角,選擇一位日本青年男性作為主角。

青山七惠透露,這部 成書於三年前的作品,文風有了很大改變,「我最初的小說比如《一個人的好天氣》,日本評論家說有點像小津安二郎的電影,鏡頭緩慢;但在創作《我的男友》的 時候,我刻意追求了有速度感的畫面,就像法國電影導演特呂弗的作品,我想描寫一些明快、輕鬆又有趣的故事。」

在青山七惠看來,改變風格於 她而言並不困難,一直寫同一類型的小說才有難度。因為性格善變,所以推及寫作,她希望可以駕馭不同類型的題材。她表示,《一個人的好天氣》是初出茅廬之 作,以彼時彼刻的閱歷,只能寫成那樣的作品,但隨覑年齡漸長,她自己也在隨之變化,作品發生改變是自然而然的,這既是無意識地潛移默化,也是她有意識對新 文風、新題材的嘗試。

談及剛剛完成的長篇小說《快樂》,青山七惠說,《快樂》是以意大利為舞台創作的作品,與《一個人的好天氣》那種纖 細、淡淡的感覺不同,《快樂》專注於慾望、嫉妒和濃烈的愛情,希望探索在厚重的感情包袱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果讀者感到驚訝,發現我的作品讀起來與 以往不同,作為這部小說的作者,我會非常開心。」

拒絕「私小說」稱號
青山七惠的文字猶如清麗的行板,她坦言自己確實更中意簡潔的 文風,如何在簡潔的語句中,表達充分的內容,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課題。不過簡潔繁複,孰優孰劣,在她看來也不能一概而論,「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人 物對話很長,包含許多哲理,我現在做新人獎的評委,看到參選的作品中,同樣也有寫得非常長的句子,只是每個人的風格有所不同而已。」

聽聞自己的作品在中國被稱為「私小說」,青山七惠頗為驚訝,她說從未聽到過這種說法,並堅稱自己沒有寫過「私小說」。她表示,在日本所謂的「私小說」,是作家對生活的寫實性記敘,更像是記實性的作品,但是她所寫的小說,與她自己的處境很不一樣,所以不是「私小說」。

儘 管曾經獲得過芥川獎,但青山七惠直言,芥川龍之介對她影響不大,因為她並未閱讀過很多芥川的作品。相比而言,她更喜歡川端康成。「川端康成是我從中學的時 候就開始讀的,我非常喜歡這位作家,」青山七惠說,同樣對她有深刻影響的還有吉本芭娜娜,「川 端康成和吉本芭娜娜給了我這樣一種感覺,原來成人寫的小說是這個樣子,所以他們倆作品,是我最終成為作家的契機。」

被問及日本文壇純文學 作家的生存之困,青山七惠說,在日本確實也存在純文學和大眾文學的界限,純文 學作家當中除了村上春樹和得芥川獎的作家,其他大部分都賣得不好,但是大眾文學的狀況就好得多,比如東野圭吾的書就常常大賣,「不過關於純文學年輕作家的 辛苦,我幾乎不與作家朋友們討論,可能大家都覺得能寫作就已經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們年輕一輩最大的壓力是怎樣令下一部作品超越前一部。」

男性角色相對平淡
《我 的男友》中的男主角是典型的「草食男」,善良、無害,在愛情迷局中總是陷於被動。青山七惠透露,其實這也是她本人喜歡的異性類型。她說身邊的男性朋友多為 「草食男」,缺乏強勢性格,因此她也就順理成章地寫成了個性平淡的男主角。談到筆下淡而無味的男性角色,令她多次受到日本評論界詬病,青山七惠解釋說,她 從小成長在女性成員較多的家庭,所知女性更多一些,對她們豐富多彩的個性也更有感悟,所以相對而言,作品中男性的角色就比較平淡了。

由書名說到戀愛觀,青山七惠笑言,她年輕的時候,戀愛中也不是主動型,但現在計劃改變一下,「我覺得能夠不顧一切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非常給人力量、給人鼓舞的,所以我現在也非常希望能談一場這樣的戀愛。」

青山七惠大學畢業後,曾在新宿一家旅遊公司工作,這個時期寫作只能算是她的副職。目前她當然早已辭掉工作,專心從事寫作。作為職業作家的青山七惠,生活非常 規律,早上10點起床,做一兩個小時的家務,隨後收發郵件,接下來她會讀一讀自己前面寫的小說, 看看是否有需要修正的地方,靈感噴湧的夜晚,則用來寫作新的小說。有讀者問她是否會再返職場,踏入社會以獲取更多靈感,青山七惠回答,描寫自己未知的東 西,是小說家的能力,並無需事事身體力行。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