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談翻譯文學之難

翻譯最重要 11/11/2012 塵翎

【蘋果】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四方議論紛紛,倘不談政治,回到文學,或是,回到語言吧,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就是翻譯很重要。從中國文學、華文文學到世界文學之間,需要的是翻譯,好的翻譯。

讀者的職責無非是閱讀,我看書盡量看原文,只能看譯文的時候,十分挑剔版本,如找不到合適中譯,就看英譯、法譯。翻譯,不是google translate,單把字詞從原文轉移至目標語文就成。除了音義合一的轉換,或翻譯理論裏常說的信雅達這些原則,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難做到卻常給忽略的要點,正是原著文字在該語言系統裏的位置。

舉例,我非常喜歡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他在英語文學世界聲譽日隆,與魯西迪、奈保爾並列英國文 壇移民三寶。然而他的文體風格與其餘兩位名家大大不同,若有所謂正統,他可說是最正統的英國文學傳人,有一種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典雅與華麗。有時向朋友推薦 他的作品,讀中譯本的朋友覺得他說的故事還不錯,卻不太理解他過人之處,我乾脆直話直說,他的英文好。譯文無疑忠實傳達了故事與說故事的方法,可是,它如 何教讀者把石黑一雄的語言置放在譬如珍.奧斯汀這類古典作家的語言座標上?沒錯,即是必須也要把珍.奧斯汀翻好。這才是我認為語言與翻譯最迷人的地方。

倒過來看,華文文學博大精深,語言自成一套思路,非拉丁語系讀者能輕易掌握。中文傑出作品翻成外語,通常只剩下了內容,沒有了原語言的妙思韻味。像精通英語的張愛玲親自把故事寫成英語,有板有眼,細看還是不及她的中文勾魂奪魄,而這點好只能是中文讀者可以也必得辨識。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