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的跨界經營

跨界出生天 18/12/2013 潘麗瓊

【頭條】當出版學會邀請我演講時,我笑著說:「恐怕你們找錯人,我已經很少做出版了。」但她的答案出乎意料:「我們都知道,所以找你講『跨界經營』哩。」

隨著智能手機愈來愈普及,知識傳遞以「免費」及「虛擬」為主,令有定價的紙品出版陷入困境。我七年前由傳媒轉入出版界,當時賣一萬書並非難事,但今天能售一 千書,已是不錯了。但一千書怎能生存呢?我首先發現紅燈亮起是前年三月,該月售書成績只及我打工時半個月薪,當下嚇得魂飛魄散,知道若不另覓出路,便是死 路一條。

出路在哪?我茫無頭緒,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在同一個月裏,我跟旗下作者--著名基金經理黃國英,在聘珍舉辦投資晚宴,又拿著我 們出版的微縮藝術專書,到處找商場合辦展覽。幸好兩大嘗試都成功。前者筵開近三十席,在截止前已全場爆滿,但投資晚宴繁瑣工夫多,食材佔很大的支出,只收 宣傳之效,並非一盤生意。後者在太古城的展覽吸引十一萬人流,大排長龍,但那不是一盤生意,因為展覽籌備半年,收入一半用於出書,其餘與藝術家分享及支付 工資,所餘無幾。

兩大嘗試贏到的不是錢,而是信心,把我從出版業的低谷中,挽回了自信。微型藝術展的成功,一方面帶來一連串邀約,由工展 會、城展館(按:應為展城館)、青衣城、德福商場,最近還跳出香港,到北京、台北……另一方面,微型展幫我開展了公關宣傳的生意。客戶重視 「trackrecord」(往績),這個展成為了很好的開始。

正當一切虛擬的影像和資訊,氾濫成災,親身的經歷變得彌足珍貴,辦展覽就是創造難忘的體驗(experience)和驚喜(excitement),誤打誤撞進入這個範疇,是我的幸運。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