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庫本的沿革

日本人的「文庫本」情結 20/12/2013

【今晚報】讓人詫異的是,在日本地鐵上沒有一個人看電子書,看報刊的也幾乎沒有,都是讀文庫本,這讓人拿出iPad看地圖都覺得不好意思--

在日本的地鐵車廂裡,即使相當擁擠,也常常可以看到人們一手抓住吊環,一手拿著包了淺咖啡色封皮的小書在閱讀。不僅是地鐵車廂,車站站台上、廣場邊,人們或是雙手合攏地捧著看,或是就這麼單手拿著看,甚至將其卷成一個小筒看……這種可愛的小書,叫做「文庫本」。

一經推出便風靡
在日本,文庫本有80餘年的歷史。1927年,日本出版社岩波書店以「萬人必讀的真正有價值的古典名著廉價本」為理念,模仿當時德國著名的「萬有文庫」出版 了「岩波文庫」--這即是日本文庫本的雛形,目的是讓讀者以便宜的價格、便利的方式讀到文學著作。文庫本一經推出就受到了讀者的熱烈歡迎。此後,越來越多 的出版社也推出了自己的文庫本,「新潮文庫」「角川文庫」「講談社文庫」等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同時,文庫本也逐漸統一了自己的規格,紙張為A6大小, 尺寸為105×148毫米,一律採用軟裝封面。如今,只有符合上述規格的書才能被稱為文庫本,文庫本的含義也逐漸從一種書籍的形式變成了廉價且便於攜帶、 以普及為目的的「小型文學讀物」的代名詞。

在日本,出版社比較常見的做法是,在單行本(精裝)圖書出版兩三年後,出版文庫本。但也有例外,比如東野圭吾的《白銀傑克》,在沒有發行單行本的情況下直接文庫化,一個月內發行量輕鬆過了百萬。

輕輕搖晃中完成閱讀
看過村上春樹的《1Q84》的人或許都有印象,書中有一個文庫本出現的橋段,是這樣講的:列車駛出東京站後,他拿出隨身帶著的文庫本閱讀。這是一本以旅行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其中有一篇,寫的是一位青年男子去了一座由貓兒統治的小城旅行的故事。

香港作家廖偉棠也曾在微博上說過一個段子:「我詫異的是在日本地鐵上沒有一個人看電子書,看報刊的也幾乎沒有,都是讀文庫本,我拿出iPad看地圖都覺得不好意思。」

這兩個場景,就是文庫本最常出現的地方--電車和地鐵,這全拜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之賜。據統計,日本上班族的一天中,平均有3個小時是在電車或地鐵裡度過的,而日本出版商正是看準了這3小時的商機,以文庫本培育了地鐵閱讀一族。

一 般來說,日本人在電車或地鐵中所讀的書籍包括三大類:小說、漫畫和學習資料。相對於漫畫和學習資料,更受文庫本出版商青睞的是小說,而且是「輕小說」。據 介紹,輕小說萌芽於上世紀70年代,當時的題材主要是言情。經80年代富士見書房等一批雜誌社助推,輕小說逐漸成為一個獨立的文學形態,題材也日漸廣泛, 戀愛、科幻、奇幻、推理、恐怖、歷史,無所不及,以至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

「每周基本都會看一本,我的閱讀大都是在地鐵和電車裡的輕輕搖晃中完成的。」就職於東京一家印刷公司的香山弘在接受《環球》雜誌記者採訪時說。

小巧便宜打造「文庫派」
在日本,喜歡讀文庫本的人自稱為「文庫派」。

為什麼喜歡文庫本?「當然是因為它小巧、便宜、便於攜帶和收藏。」被問及這個問題,「文庫派」基本上都會給出這些理由。

除 了小巧,文庫本還有一大誘人之處--便宜。一本文庫本的價格大約在400至800日元(約25至50元人民幣)之間,而同樣內容的單行本大概會比文庫本貴 出1000日元(約60元人民幣)。「喜歡的書我都想買下來,要是單行本的話就太貴了,還是文庫本划算。」 香山弘說,「要是時間長了感覺也沒什麼收藏價值的話,就賣掉或者扔掉,反正文庫本也很便宜。」

(摘自《環球》)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