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今揚舊

否定你的當下 22/3/2010 王貽興

【太陽】有讀者跟我說,她大學寫作課的男導師其中一課拿我的作品討論,對學生說,王貽興寫的東西,以往的倒好,有深度,現在卻不行了。

抱持這種論調的人不知怎的,自從幾年前我在大眾媒體曝光後,漸成風氣。而弔詭的是,十年前我寫這些被你們認為很厲害、很閃亮的東西時,你們半點欣賞之情都沒有,十年後卻站出來公開說,你十年前寫的,比你現在好看多了。

是故我經常以時差論安慰自己,別要為別人的褒貶而影響你所相信追求的事情,笑說大概如今我寫的東西,別人十年後應該開始會喜歡上。然而十年後那個當下的我所寫的東西,又要再十年後,才會被人理論接納的了。

對於這種學術高眉﹙High Blow﹚不情不願的姿態,我總是莞爾。他們心底裏其實很不爽你,卻又因著各種原因--或者因為要繼續扮演理性分析的文化學者姿勢吧--被迫要肯定你,但是又不甘心肯定你的全部,為了維持眾人皆醉我獨醒之態,只好採取消極抵抗的投降方式,就是肯定你的過去,潛台詞卻是曲線否定你的當下,以這種「新阿Q精神」, 當作精神上的勝利。

所有跟我同樣遭遇不幸,但不知怎樣自處的朋友,且聽渡邊一夫如何安慰剛出道不久、被周圍聲音影響的大江健三郎吧:「大眾媒體的評價,或者說他們對你的態度,都是變化無常、不值得相信的。評論家也一樣,他們都是自視清高的人,更加不可信。你必須走你自己的路。」

我們都必須走自己的路。共勉之。

這才叫厲害吧 25/3/2010 王貽興

【太陽】繼續談談那個有趣的大專導師。他說如今不喜歡王貽興的作品因為他墮落了。學生問他甚麼叫做墮落,他怔了一下說,因為他寫流行愛情囉。

大概發現學生的異樣眼神,導師急急說,哎!因為他以往的文學作品很有深度,現在卻跟張小嫻沒有分別。

其中一個學生是我的讀者。她問導師你有沒有看過?不用猜,答案當然是非常尷尬的一句「沒有」。畢竟也是混學術的,他在這情況倒也不失清高,揚眉說這種書我從來都不買的。只怪我的讀者不明窮寇莫追的道理,舉手說,那不如我借你看好嗎?

你們知道接下來怎樣嗎?那名剛才還口沫橫飛的導師,竟然詐聽不見,立即認真講課。

很 多人都有種非常不公平的誤解,認為一個原本離群眾很遠的創作人一旦轉而處理大眾化題材與類型,就是十惡不赦的媚俗與墮落。通常這樣想的都是離所謂主流、流 行與受歡迎諸種詞彙很遠的人,然而我希望這些人首先公平地先把這些他們不屑的作品認真讀完,遵守「評論必須先讀過文本」這個基本規定,才發表意見。如果你 有真正讀過我書寫的愛情散文,你該會了解,我在流行愛情這個牢不可破的強大主流體系裏注入了甚麼以往沒有的元素,作出甚麼衝擊與嘗試,看清楚我和張小嫻或 者其他愛情作家的分別再作定論好嗎?

能夠在文學裏作出各種前衞實驗沒甚麼特別,因為文學根本就是做這些事的前衞地方。能在最守舊的建制類型裏做實驗,又站得住腳,才叫做厲害吧。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貽情盡興,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