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記哀歌

凌記清場當日,陳先生木然看著店內堆到天花板的書變成廢紙。
與其給市建局蹂躪,不如親手埋葬的好。

租書舖哀歌 15/1/2014 王貽興

【太陽】觀塘輔仁街凌記書店,已經是香港碩果僅存的租書舖。租書,已經是上一世紀的產物。在公共圖書館服務還沒方便與普及之時,當我們還沒人人埋首於手機之 中,它肩負了時代的任務,為買不起書的平民提供了最廉宜的娛樂與教化功能,到租書舖租幾本小說回來,幾毛錢到一兩塊錢,租兩三天,看完立即歸還,很多人當 年的金庸亦舒衛斯理黃易岑凱倫,都是這樣從零用錢裏省下來,搬到腦子裏的。

全盛時期,每天下午租書舖定必人頭湧湧,學生下課了跑去搶最熱門的小說, 還有人特地在那裏站上好幾小時,就是為了等人家回來還那本欠缺了的第二或第三四期。沒有了中間那一本,接下去的怎麼追?所以,那時候,我們都得跟租書舖老闆攀關係,請他替我們留起最新最熱門最心愛的小說,讓他告訴我們那本好想看卻一直被人租走的小說,那天殺的究竟甚麼時候會回來還書。

租書舖的書比公共圖書館新多了,也快多了。用錢租回來的書你一定會趕快看完,但不用錢借回來的,你擱到過期也許還沒看過,還白繳罰金。可惜如今是個連一手書都沒有人買沒有人看的可悲時代,二手書租借還怎麼能夠生存?這是連租DVD舖都已經式微的年代。

只是讓人惋嘆的是,要殺死觀塘輔仁街凌記書店的,不是不再看書的無情大眾,而是市建局。因為附近要重建,他們強行迫遷,要提早毀掉附近老街坊的美好舊夢,親手擊碎這一塊活生生的歷史化石。可惡的市建局,可憐的老闆,可悲的我們,連讓這充滿人味與故事的小小老舖自然死亡,都不容許。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貽情盡興,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