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漫話伊坂幸太郎《瓢蟲》

情報世界下的伊(土反) 6/1/2014 湯禎兆

【文匯】該怎樣說好呢?好像總是對伊(土反)幸太郎念念不忘,但現實上於他的作品,又的而且確不斷尋覓到言說的新意思。最近看圓堂都司昭的分析,他指出2010年被認為是日本的「電子書籍元年」,意味著不少出版社正式大規模認真思考及開發電子書籍,而不再如以前僅視為聊備一格的補充形式。一般而言,過去較為全面以電子書籍形式發佈的,通常僅限於手機小說,因為文章短小,而且傾向以片段式方法寫作,加上讀者大抵也是手機上的活躍網路用家,故此收到的效果較為顯著。但進入「電子書籍元年」,圓堂都司昭認為一些本來被公認為「書籍化」的作家,也大舉進入電子書籍的市場,成為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其中一個重要人物正是伊(土反)幸太郎。

伊(土反)情報網
伊(土反)之活躍於電子書籍市場,其實並不教人感到意外。 圓堂都司昭指出伊(土反)從來就是於多媒體游走出入的代表人物。他與音樂創作人齊藤和義早曾合作,由伊(土反)寫短篇而齊藤譜曲作歌(2007);後來更夥拍山下敦弘導演,把日本一隊搖滾知名樂隊「The Pee’s」的名曲〈實驗4號〉改編成短篇電影,且以DVD形式發行(2008);另外《SOS之猿》(2009)更與五十嵐大介的漫畫《SARU》來一 次共同世界觀的競作。凡此種種,均可以看到伊(土反)不安於位及敢於冒險挑戰的特質,所以率先進入電子書籍大家庭的取態可說是正常不過的發展。

事實上,伊(土反)也確屬最有優勢去進入電子市場的暢銷作家。近年有留意日本出版動向的讀者不難發現,他是最積極出版作家專輯特刊的一人(KAWADE夢MOOK及洋泉社MOOK),特刊中積極把伊(土反)的作品連結成一個自我圓足的情報世界,由地景(大部分伊(土反)小說均以故鄉仙台為背景)至人物(不少伊(土反)的角色會游走於不同的小說中)均匯聚成龐大的情報網。據圓堂都司昭所言,電子化的伊(土反)小說更可把以上的優勢發揮, 如電子版的《LUSH LIFE》為了把伊(土反)的情報世界盡情展示,更在關鍵小偷角色黑澤出現的場面,提供連結至他在其他伊(土反)小說出現的片段供對照閱讀,從而令讀者有更整全的印象,也正是電子版突破書籍實體揭頁局限的最佳作用。

《瓢蟲》的網絡
伊(土反)的《瓢蟲》(2010)大抵正好點明他對情報建構的敏感度,一方面它號稱為《蚱蜢》(2004) 的續篇,但其實不過由殺手故事開始延伸切入,內容世界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反映出從構思上已深明出入之間的連繫性及獨立性。此外,全書基本上均以行駛中的新幹線為舞台,大家自然勾起出道作《LUSH LIFE》(2002)的美好追憶,更為甚者他同時借新幹線的情報資訊流通特質,從而與小說情節的鋪展扯上緊密關係。

小說中四組人物在新幹線的混戰--天才惡魔少年王子不斷企圖去操控他人的生死;前殺手木村希望為被陷害的兒子復仇;殺人二人組蜜柑和檸檬要救回人質及奪回贖金給委託人;倒楣殺手七尾則是要偷取贖金的另一股力量。他們在車上的角力,差不多全是透過電話及電 郵來展示作為處於密室象徵的新幹線內,來營造與外界互動的糾纏關係--情報主宰人生命運的主題昭然若揭。小說人物更曾就新幹線流報的資料作出討論,指出在每卡車廂內流佈的電子資料,一部分源自車內的自動系統,如下一站是某某等;另一部分如新聞及廣告等,則是由東京的總合指令部直接發出。當中正好含蓄地點明人生的活動限界以及來自不同領域的無形操控。

當中的趣味,我認為正是伊(土反)深諳日常與荒謬為一體兩面的道理。在貌似奇異的連串殺手故事中,他一次又一次把他們演繹為平凡不過的日常人物,令荒謬題材融入濃厚的現實生活氣息,儼然就好像會發生在你你我我的身上。可是同時也借此來委婉地提出沉重嚴厲的存在 命題,例如為什麼不可以殺人?以及誰在掌管操控我們的人生?我們的日常生活真的自由嗎?諸如此類的輕重轉換交織,正好成就出伊(土反)的獨特風格魅力來。

書名:瓢蟲
作者: 伊(土反)幸太郎
譯者:王華懋
出版:獨步文化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