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礪青閱Robert Wright《神的演化》

演化中的上帝 2/12/2013 彭礪青

【文匯】這是一個神學問題,也是人類學和宗教研究的問題。其實大家很想問:「神到底是如何演化成今日的模樣﹖」信神者當然既相信神有主體意識,亦不會認為祂會 演化,但相信人類學家和宗教心理學家會對這問題感興趣,因為這問題背後也預設了人類才是創造上帝的主體,叩問神的演化就是叩問人類對神的意識的演化。本書作者正是一位演化論科學家,在書中前言他坦言在成長時經歷了對宗教的懷疑,他的另一本著作《道德動物》則以達爾文生平作為經緯,以當時英國維多利亞社會檢驗達爾文的演化論。

如何運用演化論來解釋宗教的起源,這其實一點也不困難,作者在全書開首即審視了人類學家、社會學家甚至心理學家的不同 理論。在原始社會,人們靠採摘漁獵維生,面對自然環境的恒與變,往往需要一套合乎原始人邏輯的解釋,原始信仰即應運而生。演化論的重點是「適應」,而宗教 恰好讓人們更適應汰弱留強的自然環境,而且宗教還可以將宗族部落組織成一社會,某些擁有法力的酋長或薩滿師能預知未來,讓人趨吉避凶,於是獲得了社會權 力。

我們常常以為宗教與科學對立,其實不然,比如英國南太平洋探險家庫克船長發現玻里尼西亞人對星象的觀察令他們的天文知識不遜於我們, 作者發現科學多少受惠於宗教。問題是,原始信仰如何演化成各民族對神祇的崇拜,而一神教又如何從中脫穎而出。但我們比較一下古代猶太教與周圍地區的宗教, 便發現這些周邊民族崇拜的諸神祇沒有明顯的道德觀念,這些民族的神祇亦往往是性格模糊的,而且其神話亦表現出與政權相關的秩序與混亂,比如埃及法老駕崩將 引起諸神的鬥爭,這些事例俱表現出政教關係糾纏不休、互相影響的特質。

古代猶太民族也一樣拜不同神祇。賴特根據最新考古發現的宗教經典, 質疑舊約上帝的唯一形象,並從經文中得出古希伯來人亦拜太陽、星辰、月亮、天后等神祇,甚至希伯來人沒有像舊約聖經說的征服迦南人,而是他們就是信奉多神 的迦南人,作者還推斷耶和華是古代希伯來「諸神會議」中的主席。那麼,諸神之首又是如何發展成一個擁有超然道德的唯一、最高主宰呢﹖作者認為「一神教化」 的發展總與社會道德圓周擴闊有關, 在各古老民族的宗教經典裡,總會寫有一些道德指南的誡律,這些誡律或涉及一種宗教懲罰,這種藉道德擴展神性將影響某一神祗的地位。另外,不同城邦的諸神往 往發揮外交盟約的作用,甚至征服者亦會保留被征服地的神祗。更重要的是,被征服者的神祇會被征服者的類近神祇吸納成自己的面目,耶和華就吸納了另一神祇厄 勒。

但一神教的出現全然是政治的結果。以近東美索不達米亞為例,各城邦經歷千年的爭戰,直至巴比倫王漢謨拉比將其神祗馬爾杜克置於至高位 置為止,才有走向一神教的趨勢,而埃及法老阿肯納頓獨尊阿托恩神的宗教改革據說亦有相似的意義。這種獨專一神或另立新神的宗教改革,亦意味著君主欲置王權 於諸神教權之上,正如耶和華在早期希伯來傳統中,亦不是獨一的神,卻像那位戰勝舊神祇的馬爾杜克,是帶領以色列民族戰勝異邦(及其神祇)的戰神。只是後來 經約西亞王藉推行一神教以提高王權的政策,耶路撒冷的耶和華乃將其他神祇,甚至其他城市的耶和華消滅。

從古代猶太教到基督教,上帝因應社 會背景而經歷不斷的演化、成長,賴特的論述恰好與基督教傳統的慣常觀點,即上帝啟導人類社會的發展,完完全全倒轉過來。有關宗教演化的確會引起很多有趣的討論,猶太教衍生出形形色色的基督教宗派,並在阿拉伯半島上發展出伊斯蘭教。關於古代猶太民族本是迦南人,還有阿拉伯人因尊重貿易夥伴而把耶和華引入成為 阿拉等論點,也許會引起持久不斷的爭論,但就一種社會演化的角度來看,這些討論是饒有意義的。而如果能證實這些「主宰」不是「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的話, 那麼我們也可以自然地傾向於作者的結論﹕即這些宗教之間其實有一種非零和的演化關係。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信仰廣場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