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解說乾富子《樹蔭之家的小矮人》

小矮人物語 24/2/2014 湯禎兆

【文匯】今次轉一轉焦點,放在日本兒童文學上。

日本的兒童文學,一向有持續的發展,加上繪本及動畫的盛行,自然令到兒童文學的發展得到互動的啟迪支持。就以宮崎駿為例,眾所周知他麾下的吉卜力工作室生產 了不少由兒童文學改編而成的作品,較著名的有《借物少女艾莉緹》(2010),那是由英國小說家瑪麗諾頓(Mary Norton)的《地板下的小矮人》(The Borrowers)改編而成,宮崎駿親自執筆改寫出動畫劇本。其實小矮人的故事,在日本也有不少傑作,最著名的大抵應首推乾富子於1959年寫成的名作 《樹蔭之家的小矮人》。

宮川健郎在分析日本兒童文學的系譜時說得好,他指出過去細谷健治提出把兒童的幻想故事分為「浦島太郎 型」及「聽耳頭巾型」;前者代表由日常生活進入幻想的另一世界故事,後者更指幻想性事物闖入現實世界的物語。前者是意識向潛意識靠攏,後者則是把潛意識發 掘出來以溢於表象。宮川健郎指出我們熟悉的《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正是「浦島太郎型」的典型代表,而《風吹來的瑪麗阿姨》(Mary Poppins)則是「聽耳頭巾型」的對應範例。《樹蔭之家的小矮人》的設定,也屬於後者一脈。

雖說是兒童文學,但《樹蔭之家的小矮人》 的可貴處正好從沒有打算迴避現實中的沉重社會氛圍,乾富子顯 然是指小矮人一家與小說中的其他小孩作同步的互動成長描寫,從而突出大家在戰爭陰霾下必須在心智及體力上一起長大的訴求。作者把小矮人的家設定在森山達夫 的書房,當中已別具隱喻的含義。達夫是一名英文老師,抱持自由主義的思想,在戰時也被警察帶走審查,而書房也成為被搜查及封檢的對象。而這一點連他自己的 孩子阿信也不理想,阿信正好代表被官方喉舌洗腦教育下成長的一群--「是爸爸自己不好嘛!他是自由主義者,我早就知道啦!爸爸甚麼都尊崇外國,說日本發動 戰爭是錯誤的。說那樣的話,不是背叛祖國的人,又是甚麼?所以警察要把他帶走,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嘛。」此所以小說一方面不迴避父子之間在戰爭價值上的矛盾 衝突對立,同時借小矮人一家棲身在書房中,暗示他們同樣浸淫在文化的思考啟迪中,最後也同步於面對現實挑戰時,作出理智及勇敢的自立抉擇。正如宮川健郎的分析,「時代風暴讓森山達夫被囚禁到牢籠裏,也讓巴魯柏一家被趕出藏書的小房間。而在他們與『方舟』告別的同時,小矮人的自主也開始了。因為對他們來說, 已經沒有名為書的小房間的盔甲可供躲藏了。」

此所以小矮人巴魯柏一家的兒子羅賓,一早已決定不會墨守成規,依循上一代的做法僅依歸養育 人的保護。 他學習語言文字,與守護人達夫的女兒百合利用書信溝通,更立志出家門闖蕩觀察世界的遼闊。如果說達夫的三名子女被迫面對現實的殘酷--長子阿哲與情人克子 分離,最終更在戰場上犧牲生命;次子阿信成為盲目愚忠的軍國主義者;么女百合因逃難至後方患上大病,同時被遭受「叛國者之女」的周遭精神侮辱;那麼小矮人 羅賓同樣也需要直視生死的嚴峻--他的鴿子朋友彌平告訴他在上野動物園,所有的野獸如獅子及老虎等均被宰殺,因為政府擔心東京一旦遭空襲,在混亂下野獸會 產生騷動,到時會威脅到市民的人身安全云云。所以小說的終局是羅賓及百合均走上自立成長之路,即使是小孩又或是小矮人也不例外。

長谷川潮把小說的主題定為「探討個人獨立的自我尊嚴對抗外來壓迫」,那當然一矢中的,同時也呼應了最初提及的類型區別--作為「聽耳頭巾型」的故事,《樹蔭之家的小矮人》正是企圖把潛意識帶回常表的嘗試,而彼此不敢直視的戰爭禁忌,作者正好透過小矮人及 百合的自主成長,提醒即使小孩也要有獨立思考,不可被成人世界的虛偽蒙蔽頭腦,因此它的確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兒童小說。

《樹蔭之家的小矮人》
作者:乾富子
出版社:福音館書店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