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愛森記

0拿!我有幫襯0架!

月巴愛散步,喵喵愛書舖 19/3/2014 月巴氏

【am730】前天我散步,又行到森記,搵到一本市面上已經搵唔到的小說。在這裡,我總是能夠搵到出面搵唔到的。

1

退守到一笪沒有喼的地方
這一刻,窗外有陽光而又不太熱,很適合我這類體質異常(主要是極怕熱,郁一郁尐汗便會像流血咁流)的人散步。問題是我寫緊呢篇野嘛。所以只能望住窗外那日光滿地的微涼午後,唉唉聲。

冇呃你,我堅愛散步,散步地點主要是城市範圍。

其 實我也會在大商場散步(我不是那種討厭大商場的人),但沙田那一個場,實在太多喼,而根據我過去的認知,喼只會在機場出現,一個太多喼的商場好像在呃視 覺,令我產生正身處機場的幻覺。這些喼也像兵器。我不止一次被喼的轆輾過、被喼身撞過,當人人都手持兵器而我手無寸鐵時,一份不安感濃罩住我。

我惟有退守到冇乜喼的地方散步。放假的話,自然去遠一點的;返工的日子,則在公司附近散步(至於office hour依然可以散步的原因,不解釋)。

相對簡單的年代
近幾年我經常在炮台山和北角一帶出沒。我是近幾年才去森記。

其實晨早便知道這間小書店的存在,但就是缺乏一股衝勁前去看看。直至某一天,友人說在那裡見到一本我想搵好耐但搵極都搵唔到的推理小說。終於搵到一個去森記的充分理由了。

於 是某個午後,我(偷懶)過咗去。當到達書店所在的商場時,不期然爆了句「X正呀喂!」--商場呈現了我少年時代的一種建築風格:一些單幢私人樓(當時仲未 興起到成排似墓碑的屏風樓),每每附設一個商場仔,裡面沒有名店,也沒有大家X或美X等連鎖店,有的只是不同類型的舖頭仔,賣著不同類型的野;開設這些舖 頭仔的老闆,明顯不能靠呢盤生意致富,卻可以養活自己和老婆仔女。

我不是那種乜都懷舊的人,我認為,「過去」跟「美好」也絕對不是等同的 --但這一類燈光總是調校到暗暗的商場仔,總是讓我回想起一個相對簡單的年代--社會不會迫你要讀萬幾個學位而只不過是為了個CV靚仔尐,社會不會迫你個 仔女要贏在甚麼起跑線上--像我,便是輸在起跑線再輸埋大半程但仲未餓死的成功人士……

一席之地,容得下喵和書
講番森記。講堅, 如果你覺得要夠大間裝修夠豪的才算是書店,那麼你一定睇唔起森記;再講堅,如果你好驚喵(或喵除),你一定頂唔順森記--那裡面積細,加上放滿書,如果撞 岩多客(但不知是幸或不幸,我從未遇上過),莫講話行步路,就連想轉個身也困難;多書之餘,也有很多喵住客,加埋起來的那陣喵除是OK強勁的--但轉唔到 身,總好過被來歷不明的喼輾過(書不會像暗器般射埋黎);家有衰喵的我亦聞慣了喵除,不至於迷上,但肯定唔憎。

那裡的喵們,如果不是見慣生保人,就應該是唔怕(或懶理)生保人。我前日去,便有一黑一白的喵好滋陰咁伏在門口,我入去時不得不加倍小心,免得踩親佢地條尾。是的,月巴的我每當在店內移動,務必定睛望實地面。

但我從來都冇撩過喵。我份人分得好清楚:我來,不是因為喵,由始至終都是為了書。當然,若見到有喵眼仔碌碌望實我,(份人好nice的)我也會整個懶cute表情同佢地打招呼(但不知道佢地看在眼裡時明唔明白箇中的cute)。

我不會貿貿然把這小書店推到上一個超崇高神枱位置,但我和喵,的確都在那裡找到外面已經找不到的。我想森記繼續存在--這個容得下喵和書而沒有喼的一席之地。我只能做的就是多尐幫襯。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