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記二O一三年《東方》訪問

森記 人肉書庫 10/1/2013 文/攝:李潤林

【東方】英皇道當然有集團式大書局,但內裏沒人告訴哪本書寫得頂呱呱、哪個作者用字婆媽。森記不同,在店內不買,單是打書釘,店主陳琁一樣喜歡。跟她談古典小說、推理小說,包你3小時後仍出不了店門,不是被她纏著,而是折服於她愛書、熟書的程度。倪震打電話來,想核實自己引用的話語是否正確,問陳琁:「我讀過一句話,好像在某本書的左上角,可替我查到是甚麼書嗎?」她查得到,是史景遷的《天安門:中國的知識份子與革命》,非因記憶力異於常人,而是她愛翻閱的感覺,「揭過的書,我用圖像記憶法大概記下了。」

陳琁於1978開始經營森記,有售新書,惟出名的是她愛舊書,也為 客人找心儀的二手書。森記旁的二手書店「鐵道館」也是舊書堆至天花板,這個格調是陳琁的「夢想書店」,亦是她在Tome Raabe的《嗜書癮君子》中讀來、很有同感的描述,「最想放一些足足有5年都賣不出,但其實是佳作的書。」

1d
陳琁推介Tome Raabe 的《嗜書癮君子》,可惜剛巧斷貨。

1c
周夢蝶的《還魂草》從未賣出過,但卻是好書。

甚麼是從未賣出過的佳作?史鐵生的《我的遙遠的清平灣》,還有周夢蝶的《還魂草》,她數了一大堆,不能盡錄,中途有位客人插嘴講起松本清張,陳琁開始數現在的翻譯真的不濟,上一代著名翻譯有朱佩蘭和林敏生等,句子精煉神韻俱存,現在的用詞匱乏,囉囉嗦嗦,客人聽得不住點頭微笑,就是愛森記這裏有性格,夠主觀。顧客找的書多是舊版,新版不愛。

1a
拼成「口」字形的書牆,中間是貓窩。

1b
很有書卷氣的黑貓,整天看著客人在找甚麼書。

1e
陳琁說有客人愛拿着這條紙牌來跟貓玩耍。

近年陳琁在店內照顧了30多隻流浪貓,不少是身體有缺憾的,只希望能被有心人領養,早前走失了一隻腸道栓塞的,若不能及時人工貫腸便有機會便秘而死,而今未能尋回。

森記書局
查詢:2578 5956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