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念黎堅惠

潮流教母的遺憾 20/3/2014 潘麗瓊

【頭條】身在大阪的時候,忽然聽到Winifred(黎堅惠)因患上乳癌而病逝的消息,非常震撼。

被稱為「潮流教母」的她,是一手提拔梁詠琪的伯樂,是詞人黃偉文的知己。我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是從也斯口中,雙眼流露著寵愛和驕傲。千呼萬喚,我第一次見 她是在一個夏天的黃昏。只見一個女生匆匆從陸佑堂樓梯跑下來,兩頰通紅,眼神帶著少年的冷傲,也斯笑說,Winifred來了!她一身形格衣著,實非我等 T恤牛記的平凡女生可比。

當時她在港大唸比較文學系,當大家還在補習來賺外快時,她已在《號外》雜誌當兼職編輯,當同學們還在莎士比亞上 大做文章,Winifred我行我素,以麥當娜為學術論文的主題。她搜集資料的方法,不是跑圖書館影印,而是直截了當給偶像寫信。當大部份人都叫她「死左 條心」時,她揚眉冷對,終於有一天,樂壇天后被精誠打動,一封越洋寄來的回信,讓大家跌了一地眼鏡碎。畢業前夕,同學們都跟大隊爭相考入 大公司,黎堅惠卻已經目標清晰地向一個「潮」字進發。

後來,她在Amoeba雜誌當主編有聲有色,奠定江湖地位。我曾出席某個明星記者會,但Winifred的出現卻招來更多喁喁細語和注視的目光,因為她才是真正的明星。

睥睨眾生,特立獨行的人,人生路都不易走。事業和感情上的跌盪,本應練就一個更有智慧的Winifred,好好幹一番大事業,四十六歲,正是人生的黃金年齡,上天何其殘忍!她將無法再陪伴十歲的兒子長大。潮流終歸過去,母親的遺憾卻是永恒。

也斯去年走了,今年Winifred遽逝。令我想起在夕陽下,師徒倆的笑臉,讓我永遠記住一個逝去的時代。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