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賞百田尚樹《永遠的零》

馬鹿炸彈 18/4/2014 馬家輝

【明報】最近事忙,較少看片,但在行事曆裡不忘記下5月8日這個時候,那是周四,有一齣新片上映,必須第一時間搶看;那叫做,《永遠的零》。

心急搶看只因很喜歡小說原著。作者百田尚樹,五十八歲的「放送作家」,亦即專寫廣播和電視劇本的「傳媒人」,但亦寫小說,擅於透過影像力強的文字描述把觀眾 帶入故事,或血腥恐怖,或浪漫激情,有超勁的感染能力,所以都是暢銷書,也取過一些流行文學大獎。《永遠的零》寫成於數年前,極受歡迎,旋被買下電影版 權,聞說早已拍成並在日本上映,香港則要等到5月。當然是可在網上看的,但這種戲,空戰連場,若用小屏幕取代大銀幕,實在是損失,不如不看。

《永》 說的是一對姐弟聯手追查死於太平洋戰爭的外祖父的前世今生,訪問一些存活戰友,想知道他是誰、做過什麼事,而在過程裡,揭開重重面紗,外祖父是飛行技術了 得的零式戰機飛行員,但有點怕死;怕死,非因貪生,只因愛護家人;可是對於年輕的飛行員,他另有一套教誨……不同的憶述指向不同的人性,面對家國,面對感 情,面對命運,自有很不一樣的取捨。小說寫得很像電視劇,段落與段落似分鏡,影像流暢,作家如導演,用筆做攝影機,帶著讀者的眼睛重返戰時的悲劇天空。

因情節所需,小說裡有不少空戰場面,更談了不少軍事知識,其中提及一種叫做「櫻花炸彈」的東西,是悲情與荒唐的混合體,替故事添加了沉重。那是所謂「神風特攻隊」用來進行自殺攻擊的其中一項武器,機身為木結構,分三部分卻又連成一體,最前端是1.2噸TNT彈頭,中間是機艙,後方是引擎,因輕,航程僅為36 公里,而且沒有降落架,根本不打算讓飛行員降落,她的存在只是為了死亡,自己的死亡和敵人的死亡,由一架三菱一式陸攻戰機把她吊起來,飛到美艦附近,把她 發放出去,飛行員坐在「櫻花炸彈」裡控制方向,向下俯衝,把炸彈連同自己撞向美艦,轟隆一聲,同歸於盡。

日本人鍾情賞櫻,因喜落花之美, 那是日本文化的「物哀」美學,套用於戰爭,遂有了櫻花炸彈。美國佬則把她稱為「Ba-Ka Bomb」,即「馬鹿炸彈」,也就是日語的「傻瓜炸彈」。人亡如花落,日本佬執著於品嘗血腥裡的甜味,自己的血,別人的血,成就了一種恐怖的美。但那美其 實不是美,只是惡,日本人到底何時才懂。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