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貳

1-2
封面圖像為客家麒麟。

香港民俗博大精深,初涉者如鄙人,若非特別感興趣的題目,上課後自是丟三忘四、水過鴨背,看《香港民間風土記憶》系列正好溫故知新,並管窺錯過了的昔日片段。

今年又到十年一屆廈村太平清醮,<擲杯三日 廈村打醮創紀錄>和<醮會奇俗 村民提燈尋名字>均是上屆二OO四年的紀錄。
每逢打醮年的大年初二早上,廈村男丁不論老少,均陸續到沙江天后廟問杯打緣首,準備大半年後於醮會為村民祈福。依照俗例,參加者須擲出十勝一寶之筊杯,產生頭名緣首才可再擲出二三名後之緣首。基於歷史淵源,傳說廈村鄧氏村民打緣首,須有沙江圍陶姓村民在場,天后才會首肯,一九六四年那屆因忽略此事,擲了三日三夜才打出頭名緣首。至於二OO四年打緣首,佳哥如是記述:

P. 216
我忘記了今年擲緣首時有沒有陶氏村民與會,只知道鄧氏子孫自早上八時起「打緣首」,即日下午五時就擲出頭名緣首,過程較往年是順風順水。

二O一四年打緣首於上午十一時經簡單儀式後開始,約下午五點半出頭名緣首,若非在場觀看,也不知道內裡玄機。無為意當中有沒有陶氏村民,即使有也不必大鑼大鼓公告天下吧。
不看照片也不知道今年天后廟外真的沒有為慶祝打緣首而設的花牌啊。

曾幾何時傳媒長期監聽警察電台電波廣播,往往突發記者比警察更早到事發現場掌握第一手資料,這場<突發新聞革命全靠無線電發燒友>,但自警察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全面啟用已劃上句號。
現時傳媒只能依警方公佈消息採訪突發新聞,大大削弱第四權的監察力。二O一一年將軍澳連環斬人案因警方遲遲未公佈案情,使區內人心惶惶,飽受批評。

有事看醫生,無事不開刀,<無事攝太歲有害無益>。佳哥探究太歲信仰源流,原來最初古代天文學家為方便演算創出「太歲星」,豈料自西漢起人們以假亂真,認為這顆虛擬的太歲星會影響運程,再後來變成神祗,自金代起更一變六十,流傳至今。佳哥引述正一師傅批評香港人盲目亂攝太歲:

P. 171
不理自身當年是否所需,總愛以一攝為妙,以為寧枉無缺就是好事,其實大錯特錯。他進一步指出,道理就如一部性能良好的房車,其主人卻無端端要改裝引擎,加大能量,超越其所能承受的極限,結果自是適得其反。

如今攝太歲已成龐大產業,傳媒要話題,從業員要搵食,誰會聽得入耳?

小札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貳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叁
周樹佳《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肆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閱讀小事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