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R. Myers《最純潔的種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

目錄

第一版序
平裝版序

第一部分:北韓官方文化的歷史
第一章 一百年來的北韓--從殖民時期到現代
殖民時期,一九一O年到一九四五年
蘇聯占領時期,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八年
戰爭與重建,一九四八年到一九六六年
從文化大革命到金日成去世,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九四年
苦難的行軍,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八年
陽光時期,一九九八年到二OO八年
北韓的危機,二OO八年以後

第二部分:從神話了解北韓
第二章 祖國朝鮮與它的子民
第三章 父母般的領袖
第四章 親愛的領袖
第五章 外國人
第六章 美佬殖民地

結論
註釋

----------------------

無論你喜歡北韓與否,《最純潔的種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都不容錯過。作者用八年時間蒐集並研究北韓內部各種宣傳資料裡呈現的意識形態,指出北韓人相信甚麼,戳破外間對北韓一廂情願的想像,美國的北韓外交政策或是捉錯用神。本書貌似嚴肅,不過對北韓有濃厚興趣的人而言絕對有如小說般引人入勝,處處耳目一新,恍然大悟,毫不費勁就看完。

外界常言北韓是共產主義國家,其實立國之根應是種族主義。北韓人相信「朝鮮民族的血統太純粹,因此過於善良,若無偉大如父母般的領袖,恐怕無法在這個邪惡的世界裡生存。」(P. 32)諷刺的是這種孩童種族觀並非朝鮮族本有,是二十世紀初日本殖民時期統治者為擺脫中國文化對韓國根深柢固的薰陶而創造出來,影響至今。

正因北韓人相信自己最純潔,信念不會單單受異文化輸入輕易動搖。他們憐憫南韓繁榮但道德不如他們高尚,操縱南韓的美國佬從來是人都不如的禽獸,是兩韓統一的絆腳石。

正因北韓人相信自己最純潔,除中國之外他們看不起世上其他民族,故而統治者理直氣壯宣揚自己簽署但無意遵守核不擴散條約,堂而皇之接受外國經濟援助毫不臉紅,因為都是道德墮落者欠他們的。

朝鮮族素來輕視智,金日成之所以舉足輕重不是他才智過人,而是他無論外貌或性格均最能表現朝鮮族的美德。他母性洋溢,是孩童種族最佳守護者,但對外不提這些,「主體思想」是故弄玄虛的煙幕彈。即使在饑荒年代,金氏政權也穩如磐石,皆因民眾自責沒有跟隨領袖教導使他失望,而非相反。

走筆至此憶起往事:二OO九年到北韓旅行,到處都是「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永遠和我們在一起」的永生塔,一方面對個人崇拜感到反胃,另一方面領會這是超肉麻骨痺的愛情。讀到金日成有如再生父母般崇高,想不到當年猶如白紙的我也對北韓人的本質略懂一二。

隨著民眾與外界接觸日增,資訊封鎖越來越行不通,北韓統治者數十年來苦心塑造的世界即將崩潰,既不欲美國伸橄欖枝,更不願人民看到南韓強盛卻無意歸回北韓。縱然作者認為以北韓人的本質不會侵略別國,但憂慮統治者為鞏固政權製造禍端,達成危險平衡。後事如何,拭目以待。

佳段選錄
P. 90
北韓政權的主要問題不是正當化繼承人的統治基礎,而是正當化先軍國家的存在。正如西方民主政府必須以經濟成長作為執政前提,一個超軍國主義政權必須例行性擊敗敵軍才能獲得群眾支持。因此不難理解這樣的國家往往禁不起一場小規模的戰敗。

P. 97
北韓的世界觀與歐洲法西斯主義思想的許多共通之處,就在於民族及其領土在神秘中合而為一的觀念。

P. 106
北韓的宣傳特別厭惡思想紀錄。因為韓國人生來純潔無私,所以他們可以而且應該留心自己的天性。韓國人因此經常表現出突破思想拘束的樣子,而且在對抗外國或地主敵人時往往瘋狂地使用暴力。

P. 107-108
外國人(前面提到的紀錄片導演就是如此)常誤以為這些團體操是陰沉的史達林主義式反個人主義運動,然而實際上卻是對象徵種族優越的純粹血統與同質性的歡欣慶祝。

P. 108
「先軍」一詞並不是指由武裝力量來領導黨;相反地,是黨(根據金正日的意志)讓軍隊處於優先地位。

P. 116
衝突的缺乏使北韓敘事看起來比蘇聯小說還乏味。北韓導演與作家的重點不在於刺激觀眾讀者的好奇心,使他們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相反地,他們想讓觀眾讀者感到困惑,到底之前發生了甚麼事。

P. 116
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的作家會如此頻繁地使用倒敘手法。然而我們不能理所當然地認為北韓民眾跟我們一樣覺得這些敘事很乏味。韓國的美學傳統對於慣例與制式表現極為寬容。

P. 124
當一人專制想粉飾成民主時,個人崇拜就會出現。目的是為了傳達一種假象:由於領袖的獨特特質與萬眾一心的擁戴,專制者的統治其實已完美實現了民主理想。

P. 124-125
一旦出現思索的表情,韓國人純任自然的天性就消失了,因此金日成從未顯露出思索的樣子。凡是可能減損領袖毫無矯飾與天真特質的事物都受到貶低與忽略。

P. 137
艾佛德寫道:「在一個『沒有父親的社會』裡……一切事物只是單純地存在著,它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那裡,因此人們甚至不會想到要反叛,就像一個人無法擊倒霧氣一樣。」

P. 151
當北韓政權強調金正日過著艱苦生活時,他們並未將他描繪成苦行者,因為這樣會使他喪失韓國人的天性。

P. 181
意識形態區隔了具有美德的國內民眾與邪惡的外在世界,而這極有助於團結國內民眾,使想法趨於一致。

作者簡介
B. R. Myers
生於紐澤西州,在百慕達、南非與德國三個地方成長。他在德國杜賓根大學獲得北韓研究的博士學位。在出版極具爭議的《讀者宣 言》(A Reader’s Manifesto, Melville House, 2002)之前,他已完成了《韓雪野與北韓文學》(Han Sorya and North Korean Literature, Cornell East Asia Series, 1994)這部金日成時代北韓文化的先驅研究。目前他在南韓東西大學國際研究系擔任系主任。他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特約編輯,同時也為該刊撰寫文學評論。麥爾斯定期為《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與其他學術刊物撰寫有關北韓的文章。

延伸閱讀
博客來okapi:【好設計】麥爾斯《最純潔的種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設計概念
王志弘介紹本書裝幀。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朝鮮密語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