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善談脈望社詩刊

《現代詩風》與脈望社 20/4/2014 陳子善

【明報】檢出一冊《現代詩風》,封面署「戴望舒主編第一冊脈望社版一九三五年十月」。版權頁署:「發行人施蟄存」。這是施蟄存擔任「發行人」的第二種刊物。前一種也是以脈望社名義出版的《文飯小品》,從1935年2月到7月出了六期後無以為繼。但施蟄存編印刊物熱情不減,兩個月後《現代詩風》又應運而生。不過,他在卷首寫了一篇《〈文飯小品〉廢刊及其他》,還是發了幾句牢騷:

《文飯小品》曾出版了六期,現在已經廢刊了。這又是鄙人的一次失敗,對於愛護《文飯小品》的作者和讀者,以及編者康嗣群先生,都非常抱歉。現在這個《現代詩風》兩月刊,說不定又是一注虧本生意,鄙人因為自己也不敢擔保它的壽命,所以這回不再預定了。

文中說《文飯小品》「編者康嗣群」,該刊版權頁上也確是這麼印,但這是障眼法。實際情形正相反,發行人是「銀行小開」康嗣群,施蟄存才是編者,他後來將之稱 作「反串」。施蟄存晚年多次與我談起此事,其時他編輯生涯中最有名的《現代》已經影印,他希望《文飯小品》也能影印,或者編一部「新《文選》」(《文飯小 品》選),足見他對《文飯小品》的偏愛。

《現代詩風》的發行人倒確實是施蟄存,編者由從法國歸來不久的戴望舒擔任。創 刊號上名家薈萃,戴望舒當仁不讓,徐霞村、林庚、金克木、南星、候汝華、徐遲、玲君、路易士等現代派名家新秀均有新作助陣,連已經改行玩電影的劉吶鷗也翻譯了日本《西條十八詩鈔》,施蟄存不但獻出了《小豔詩三首》,還用李萬鶴筆名發表了譯文《我們為什麼要讀詩》(美國Amy Lowell作)。然而,施蟄存一語成讖。《現代詩風》創刊就是停刊,僅出了一期就壽終正寢,以至在新詩史上鮮有人提及。

按照戴望舒和施蟄存最初的設想,脈望社不但出版《現代詩風》還出版詩集,已在《現代詩風》上刊出「本社擬刊詩書預告」,計有金克木的《蝙蝠集》、候汝華的《海上謠》、陳 江帆的《南國風》、玲君的《綠》、徐遲的《二十歲人》和施蟄存自己的《紈扇集》。後來金、候、徐、玲四位的詩集分別移交邵洵美主編的「新詩庫」和戴望舒主 編的「新詩社」叢書出版,而施蟄存《紈扇集》「這個集子始終沒有編出來」。

作者簡介﹕教授、文史研究者,近著有《沈香譚屑:張愛玲生平和創作考釋》等。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點滴詩情,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