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寂》的寄稿經過

百年孤寂無錢寄稿 21/4/2014 林超榮

【明報】馬奎斯逝世,以後,世上再無小說家。我要寫他的輓辭,應該如此。

我最喜歡一部愛情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有關一個男人追求一個女人半個世紀的愛情,因為一場瘟疫,讓他們重演年輕時候的一次私奔。那時,兩人都垂垂老去,在逃離祖國的船上,初度春宵。

當然,最叫人目瞪口呆的,要數他的《百年孤寂》,此書一出,全球橫掃。

出版時,馬奎斯最興奮的是,見到《百年孤寂》在哥倫比亞街頭的報攤和香煙擺在同一地方出售,證明深入民心。《百年孤寂》在一九六七年寫成,拉丁美洲文學已經爆炸,到一九八二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我們才讀到中文版,一讀就驚為天人,小說開頭第一句, 「好多年之後,當他面對行刑隊……」

楊照有一本小書,專評《百年孤寂》,找出西班原文,分析這一句話,是交代了雙重時間,進行式的回憶句,令人大開眼界。

真不明白,他是如何寫《百年孤寂》。

讀傑拉德.馬汀寫《馬奎斯的一生》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A life--他十七歲時,第一次寫小說,構思一個大家族的興衰題材,叫做《家》,寫了一半,無法續下去,留下得開頭第一句,就是「很多年之後……」

再待十年,暑假某日,舉家出門去旅行,搭車往機場途中,他忽然大叫: 「老婆,我知道點寫。」二話不說,跳下車,回家,讓老婆帶仔女繼續上路。

閉關十幾個月,寫了《百年孤寂》的初稿。

書成四百九十頁,他和太太到郵局寄出心血結晶,職員要「八十二披索」,他們只得五十披索,唯有先寄出一半。夫妻跑回家,把電暖爐、吹風機、果汁機全部賣掉,再回郵局寄出下一半。

lamchiuwing2012@gmail.com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