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的寫作方式

當中文遇見英文 2/5/2014 陳耀華

【明報】余光中教授來港座談,慕名而至,結束時已經夜黑濛濛,不嫌太晚,只嫌太短,歸家途上,仍然回味無窮,雋語洋溢,精彩紛陳,尤其是余教授親身示範,朗讀中外著名詩歌,動若脫兔,靜如流水,全場一再熱烈鼓掌。

今次講題為「當中文遇見英文」,主辦人戲言太過平淡,未夠詩意。余教授隨即回應,兩種語文相遇,確實可愛,可以吵架,可以戀愛,初次會面時,更因不甚了解, 以致誤會重重,於是Democracy 譯成「德謨克拉西」,Inspiration 翻成「煙士披里純」,最怪怪的莫過於標示樂曲演奏速度的Adagio,原意為「慢板」,竟然譯成「鴨踏腳」,啼笑皆非。

余教授分享寫作經驗,通常寫完一稿,必會謄正,不是修飾文意,而是糾正音節,務求讀來抑揚頓挫,徐疾有致。中文講究節奏,詩詞尤甚,成語雖短,語感極強,諸如天長地久、瞻前顧後、千山萬水、未老先衰……僅僅四字,切合平仄對仗,善於運用,不單詞句精練,而且鏗鏘有聲。

談到文法,中英各有特色。英語講究尊卑,井然有序,句子長而不亂;中文則由短句串成,織出意義網絡,例如「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毋須加入「因為」「所以」,刻意顯示邏輯關係,已經自然成文,而且來得更為簡潔瀟灑。

台下聽者發問:學好英語,是否愈早愈好?余教授現身說法,初中時才開始學習,未有因為輸在起跑線上而落後於人,母語必須學好,因為有三件事情不能依靠外語:寫詩、罵人、立遺囑。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創作心法,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